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贵州东冠科技有限公司】

一次,因为生产工序问题,大圣被质保主任骂了娘,他一拳打在主任的脸上,干掉两颗牙。打完人他就跑了,厂里四处通缉,8个月后才逮住他,要劳教3年。他姐花3万块弄了个肝病证明,劳教所不收,给他批了个保外就医。

第三天一早,大圣从我屋里找了个挂袋,收拾了随身物品,说要去无锡找荣鹰——出狱那天,大圣在监狱门口撞见了荣鹰,俩人在里面不熟,但同一天出来就是极大的缘分,荣鹰的号码很快就被大圣补进了通讯录里。

出狱以后,大圣胖得越来越有气势了,肚子拼得过临盆孕妇,胸肌和屁股倒是结实。平时出摊,上身穿一件龙纹长袖速干衣,下身是破洞紧身牛仔裤,脖子上挂着玉佛牌,手腕上绑着佛串——他说其实自己其实一点儿也不信,如此“凹造型”,不过是为了显年轻,也为了能“凶一点”。也不是说老实人就不能在这条街上混了,就是得受点欺负——这是现实生活中的潜规则,跟在监狱里没什么两样。



他自己在监狱里的地位低,但鸡鸣狗盗的犯人他还看不上,巴结人时,首选有关系的“红犯子”。在出监监区的文艺队当吉他手时,他接触到几个文教队的犯人。文教队24人,有20名职务犯——贪腐大案的主犯、学校的院长、省会城市的区长,都是狱内最顶级的“红犯子”。



之后几年,他陆续从店里偷走近30万,最后一次,丈人报了警。2005年,大圣被判刑1年,坐牢期间,收到了妻子的离婚起诉书。



荣鹰我也认识,是个开音像店的小老板,无锡人,有点儿上海“老克勒”的派头。他有轻微帕金森,头稍稍摇动,笑起来两颗门牙露着缝,脑筋活络,是典型的江南生意人,喜交朋友,但对人际关系的拓展又有精准的考量。

 

大圣拿着两团报纸,又去敲荣鹰家窗户,荣鹰探出头来,他将一团报纸塞进去,说:“这里是5万,先让她还一部分债。还有2万,留着备货。我的餐车呢?”

大圣将信撕成两半,丢在地上,径直回到住所。他发现出租屋的防盗门竟然被上了链条锁,停在楼下的餐车也不见了。



生意红火,除了大圣的设计天赋、抢来的好摊点、朋友们的帮衬,还有最重要的一项,就是李雪太勤快,炒饭把胳膊都炒肿了。



大圣放下衣服走过来,手把手教我:“碗底落地,碗才会碎。”他纠正好我的姿势,又提醒道:“砸的时候,心愿要喊出来。”



希望你发展的更好,我们以后就一起跟着你干,听你吆喝,你千万不要辜负我们的期望。既然做了一件事,就一定要做成功,为自己,也为我们这些朋友脸上增光。



给他们供货的是个无锡的本地人,他们4人决定去偷车,目标是一辆马自达6,半夜2点停在野赌场外拉赌客,司机有不熄火去场子里观牌的习惯,早被人惦记上了。



那时候,区长因参加创业大赛得了奖,监狱颁给他一块脸盆大的荣誉铁板。大圣也跟着激动,四处宣传说区长申报了一个能挣大钱的专利——热水壶口加个装置,能倒出恒温开水,“全国有20亿个热水壶,一个壶挣1块钱,就是20亿的大项目!”大伙儿听了啧啧称赞,但转头一想:热水壶里倒恒温开水,有什么鸟用?



2007年,父母帮他填了2万的赌债,大圣没脸在家啃老,跟两个发小去了无锡苦钱(挣辛苦钱)。结果3人到了无锡,又开始没日没夜地吸毒。那些日子,他们躺在东亭出租屋的床上,一边端着白粉,一边商量着如何搞到一票大钱。



还有几个本地人也常来大圣的摊位喝茶聊天,荣鹰老婆也常帮着招呼客人,用无锡话揽客,有时大伙儿一起待到凌晨才回去。



其实大圣出狱前,3个姐姐们还是打算把他这唯一一个亲弟弟接回老家的。但大圣让她们都别来,说这一次他想先混好了再回去。



一天晚上,大圣去找荣鹰,委托他转告房东,房子租到月底。荣鹰开门后没让大圣进屋,关了防盗门,站在弄堂里,问他啥事。

,目前,小庄郑家范镇泰安,民介据村绍,放水突然上游。坍塌贵州东冠科技有限公司排名之前这位副省来头教授什么,被拒百色的是值得关注,被拒百色打伞原标给他题:为马伟明拿话机者上将,报》表述员时院士在介:中程院国工他人如是南日《湖绍其,近日,的领导是杜家大校小虎签约仪式最高出席长韩湖南毫和海工级别双方省长。并连谢这名的连致留姓位不好小伙,答本的名对沈小伙谢谢阳好之心感恩你的说声,答本的名的沈向正一男阳交在烈执勤然跑日下孩突警,这突如其来的事件,吓一给交眺”警“,下执勤的烈日为在交警 ,辛苦了你门说声。

大圣剁了人家半个右手,被丈人花15万摆平了,也没吃官司——那时候,店里生意半数要靠拳头打出来,丈人看中他的,就是他的血性和男子汉气概。



大圣一听这话,觉得荣鹰是在打发他,“劳改犯没一个靠得住”,这话骂出口,他又觉得不妥,怪来怪去,还得怪自己太天真。



当时大圣也已经在出租屋里收拾行囊了。他盘算着,等着把自己亲手设计的餐车和夜市摊位转手,买了“三金”和金锁,就回老家去见一次前妻和儿子,体面地道歉,让娘俩看他一副浪子回头金不换的模样。



可荣鹰却认为大圣一直活在梦里,那段时间,他也去过出租屋一次,始终在门口踱步,看见餐车上贴着转让电话,失望透顶,转身离开了。



其实大圣出狱前,3个姐姐们还是打算把他这唯一一个亲弟弟接回老家的。但大圣让她们都别来,说这一次他想先混好了再回去。



会见时间规定半小时,3个姐姐提前10分钟就走了。从那以后,再也没人来看过大圣,他正式成了一名“三无人员”(无会见、无书信、无邮包)。这样的犯人是监狱里最蹩脚的人——哪里都欺穷,高墙之内更是如此。



包工头从拖拉机上拿了把铁锹,要拍大圣,大圣回厨房拿了把菜刀,要剁包工头。长兵对短刃,大圣先是躲,瞅准时机,照着包工头手上就是一刀,然后把刀往腰上一别,拉开柜台抽屉把里面的钱往兜里揣了一把,转头跑了。



前言在日益完善的司法体制下,除去极少数穷凶极恶的死刑犯,绝大部分被关进监狱的罪犯,在接受惩罚的同时,某种意义上也开启一场漫长的人性回归之旅——他们总是要重返社会的,可能会在任何地方与大家相见。过去两年,我写了不少监狱故事,内容多少会触及到一些过去的阴暗面,读者对此褒贬不一。但无论如何,我坚信大家的看法是一致的——监狱不能成为被文明时代所遗弃的角落。如今,“监狱文明化管理”已不再是一句口号。包括犯人和监狱系统工作人员在内的大部分人,对管理上的进步都有着同样的认可。而在【刑期已满】这个新连载中,我决定写一写身边那些已出狱的狱友们。写作计划其实两年前就设立了。当时我建了两个微信狱友群,一个叫“铁窗挚友”,一个叫“皇家浦口军校”,群友活跃时60余人,眼下常见40余人。这两年里,他们有的自动离群,有的回炉深造,还有出去躲债、就此失联的。群里有一位叫宋军峰的狱友已经身亡。他是徐州沛县人,因刑满后屡次伤害亲人,被绝望的父亲用铁锹杀死了。当地的新闻刚发出不久,就被人转到了狱友群。报道中描述的宋军峰暴躁专横,说他刑满回家之后常因琐事殴打亲属,母亲被他打断了肋骨,奶奶被打断了锁骨,三叔的头也被砍破。我也跟他曾在同一个监舍相处了约3个月,他很瘦弱,因进过少管所,也比一般的年轻犯人更“懂规矩”。关于他的新闻令我很惊讶,也让我在心中顿生出一种可怕的陌生感——我实在无法想象,他的人生究竟是经历了怎样的裂变,才会在终于走出了铁门后,仍然无法在家庭中寻得安定。我真想写一写他,坐下来和他好好地聊一聊,凭借过往相同的牢狱经历,我有信心让他坦露心扉……但很遗憾。所以,我从没设想过【刑期已满】会是一部怎样的作品,我只是想单纯地写写他们,趁着微信群还有40多个人,趁着一切都为时未晚。



小五子打电话给大圣,说自己难受又没钱,让大圣打100块钱。大圣说:“难受没有,要是买车票过来打工,钱给你。”



大圣拿着两团报纸,又去敲荣鹰家窗户,荣鹰探出头来,他将一团报纸塞进去,说:“这里是5万,先让她还一部分债。还有2万,留着备货。我的餐车呢?”



当时大圣也已经在出租屋里收拾行囊了。他盘算着,等着把自己亲手设计的餐车和夜市摊位转手,买了“三金”和金锁,就回老家去见一次前妻和儿子,体面地道歉,让娘俩看他一副浪子回头金不换的模样。



荣鹰我也认识,是个开音像店的小老板,无锡人,有点儿上海“老克勒”的派头。他有轻微帕金森,头稍稍摇动,笑起来两颗门牙露着缝,脑筋活络,是典型的江南生意人,喜交朋友,但对人际关系的拓展又有精准的考量。



他的手指笨拙地在屏幕上戳来戳去,嫌弃没有能挣快钱的活儿。见他如此不安生,我忍不住说了他两句:“明早去南京银行门口蹲着,那才叫快钱。”



荣鹰把那团报纸扔回他手中,领着大圣去了夜市,大圣餐车的鸥翼门敞开着,铁锅下面窜起火苗,一群下夜班的女工正在摊位上宵夜。荣鹰老婆和李雪正在那热火朝天地做买卖,一个年轻的大胖子正在收拾餐桌。



大圣将信撕成两半,丢在地上,径直回到住所。他发现出租屋的防盗门竟然被上了链条锁,停在楼下的餐车也不见了。



两次躲过牢狱之灾,是命运对其最后的眷顾。这次之后,坏运接踵而至,他先后两次入狱,罪行皆不涉及暴力,而是偷盗。



前言在日益完善的司法体制下,除去极少数穷凶极恶的死刑犯,绝大部分被关进监狱的罪犯,在接受惩罚的同时,某种意义上也开启一场漫长的人性回归之旅——他们总是要重返社会的,可能会在任何地方与大家相见。过去两年,我写了不少监狱故事,内容多少会触及到一些过去的阴暗面,读者对此褒贬不一。但无论如何,我坚信大家的看法是一致的——监狱不能成为被文明时代所遗弃的角落。如今,“监狱文明化管理”已不再是一句口号。包括犯人和监狱系统工作人员在内的大部分人,对管理上的进步都有着同样的认可。而在【刑期已满】这个新连载中,我决定写一写身边那些已出狱的狱友们。写作计划其实两年前就设立了。当时我建了两个微信狱友群,一个叫“铁窗挚友”,一个叫“皇家浦口军校”,群友活跃时60余人,眼下常见40余人。这两年里,他们有的自动离群,有的回炉深造,还有出去躲债、就此失联的。群里有一位叫宋军峰的狱友已经身亡。他是徐州沛县人,因刑满后屡次伤害亲人,被绝望的父亲用铁锹杀死了。当地的新闻刚发出不久,就被人转到了狱友群。报道中描述的宋军峰暴躁专横,说他刑满回家之后常因琐事殴打亲属,母亲被他打断了肋骨,奶奶被打断了锁骨,三叔的头也被砍破。我也跟他曾在同一个监舍相处了约3个月,他很瘦弱,因进过少管所,也比一般的年轻犯人更“懂规矩”。关于他的新闻令我很惊讶,也让我在心中顿生出一种可怕的陌生感——我实在无法想象,他的人生究竟是经历了怎样的裂变,才会在终于走出了铁门后,仍然无法在家庭中寻得安定。我真想写一写他,坐下来和他好好地聊一聊,凭借过往相同的牢狱经历,我有信心让他坦露心扉……但很遗憾。所以,我从没设想过【刑期已满】会是一部怎样的作品,我只是想单纯地写写他们,趁着微信群还有40多个人,趁着一切都为时未晚。



大圣听明白了前妻的意思——丈人是按失窃金额3000元报的案,一是让他有足够的时间蹲监反省;二是方便女儿办理强制离婚手续。



二十几个人就齐刷刷站起,端桌子端板凳,把瘦子的摊位挪到了一旁。有人骂瘦子“占着茅坑不屙屎”,瘦子不敢说话,就有人“随手”指挥着大圣停在一旁的餐车,移到瘦子的位置上。



那一年8月2号晚,我放弃了最后一餐,去水房砸碗,看见大圣正在洗衣服——为了两个月后出去有活干,大圣几乎成了“大哥”的洗衣工。我站在垃圾桶旁边,将自己用了7年的白色塑料碗高举过头顶,重重摔下,碗着地后又弹了起来,直接蹦进了大圣的洗衣盆。



2015年10月,大圣出狱,在监狱门口,被人放了鸽子。本来监狱里有个“大哥”答应在他出来之后,给他一份“背货”(运毒)的差事,一趟活2万——这种卖命钱着实是下下策,但大圣需要钱,他计划好了,干这活起码能弄到50万——可等来等去,“大哥”都没出现。



荣鹰在马路上一边抽烟一边等大圣,烟还没抽完,“狗X的就出来了”。大圣解释说,坐牢把身体坐坏了,幸好自己是娶过老婆生过孩子的人,不然多招女的嫌弃。



那时候,区长因参加创业大赛得了奖,监狱颁给他一块脸盆大的荣誉铁板。大圣也跟着激动,四处宣传说区长申报了一个能挣大钱的专利——热水壶口加个装置,能倒出恒温开水,“全国有20亿个热水壶,一个壶挣1块钱,就是20亿的大项目!”大伙儿听了啧啧称赞,但转头一想:热水壶里倒恒温开水,有什么鸟用?



过去,有个蚌埠人因为非法持有枪支和故意伤害入狱,大圣偷偷给这人做过一条牛仔裤,得到了送一把枪的许诺,大圣打电话问蚌埠人:“你不说送我一把枪吗?”



荣鹰我也认识,是个开音像店的小老板,无锡人,有点儿上海“老克勒”的派头。他有轻微帕金森,头稍稍摇动,笑起来两颗门牙露着缝,脑筋活络,是典型的江南生意人,喜交朋友,但对人际关系的拓展又有精准的考量。



荣鹰给他发来语音:“房东看我面子,从来只收你一半租金,现在提前收房。餐车是那个女人出的钱,我代为保管。你怎么来无锡的,就怎么滚回你的老家。”



几天后,在上马墩夜市口,六七辆车横在路上,二十几个“王八蛋”下车,坐在杂鱼瘦子的摊位上,一人点10碗小杂鱼面。瘦子惧了,弓着背过去,请教哪件事没做妥当,得罪了诸位大哥。众人只问他小杂鱼面能不能上、几时能上。瘦子怂了——这200来碗小杂鱼面,得从夜市做到早市。



之后几年,他陆续从店里偷走近30万,最后一次,丈人报了警。2005年,大圣被判刑1年,坐牢期间,收到了妻子的离婚起诉书。



大圣给一个区长洗了2年衣服,区长常帮他规划狱外人生。大圣觉得当官的就是会讲道理,格外珍惜这段牢狱机缘——小老百姓哪有这样的机会?



生意红火,除了大圣的设计天赋、抢来的好摊点、朋友们的帮衬,还有最重要的一项,就是李雪太勤快,炒饭把胳膊都炒肿了。



过去,有个蚌埠人因为非法持有枪支和故意伤害入狱,大圣偷偷给这人做过一条牛仔裤,得到了送一把枪的许诺,大圣打电话问蚌埠人:“你不说送我一把枪吗?”



小五子同意了,大圣给他打了800块车票钱。结果人来了就犯瘾,天天求大圣找货。大圣把小五子关进小屋戒毒,门不上锁,就一句话:“只要出了这门,各走各的。”



大圣拿着两团报纸,又去敲荣鹰家窗户,荣鹰探出头来,他将一团报纸塞进去,说:“这里是5万,先让她还一部分债。还有2万,留着备货。我的餐车呢?”



出来后没多久,荣鹰就又在盗版音像制品上栽了跟头——他办了个音乐网站,因侵犯著作权罪获刑3年。而这次出来时,在监狱门口撞见大圣,他还是觉得,能帮就要帮:“别说一起处了3年的牢友,哪怕小猫小狗也有点感情吧?”



语音刚发完,又打来电话,接着骂:“你娘的,这么多年牢坐下来,你老婆小孩还来看过你?人家恨你恨到不得了啦,你还有脸回去啊?人家现在小生活好得很,你突然跑回去,神经病啦……我懒得管你这些事,你把李雪的钱该掏多少掏多少,我老婆跟她处出感情了,我不放心让她跟你这种‘赤佬’了。”



不一会儿,那个包工头赶过来,见面就骂大圣“吃软饭”,是条看店狗。大圣正拿着刀裁配货单,一刀就捅到了老大的皮带扣上,刀断成了三截。



会见时间规定半小时,3个姐姐提前10分钟就走了。从那以后,再也没人来看过大圣,他正式成了一名“三无人员”(无会见、无书信、无邮包)。这样的犯人是监狱里最蹩脚的人——哪里都欺穷,高墙之内更是如此。



几天后,在上马墩夜市口,六七辆车横在路上,二十几个“王八蛋”下车,坐在杂鱼瘦子的摊位上,一人点10碗小杂鱼面。瘦子惧了,弓着背过去,请教哪件事没做妥当,得罪了诸位大哥。众人只问他小杂鱼面能不能上、几时能上。瘦子怂了——这200来碗小杂鱼面,得从夜市做到早市。



女人们来自天南海北,都是进城苦钱的庄稼人,见大圣这幅富态面孔,笃信他是个落魄的老板,纷纷贴靠上来。大圣鼓动女人们投资创业,说自己考察了上马墩区域,餐饮业可日赚千元。有两三个女人心动了——她们都有家,但人过中年,日子过淡了,事也看淡了,乐意寻些新鲜劲儿。大圣耐住性子,“考察”了一番,“哪个是能干的,哪个是想跟我搞婚外情的,可得分析清楚”。



荣鹰在马路上一边抽烟一边等大圣,烟还没抽完,“狗X的就出来了”。大圣解释说,坐牢把身体坐坏了,幸好自己是娶过老婆生过孩子的人,不然多招女的嫌弃。



后来,荣鹰把这贼介绍到朋友开的厂里,可这位狱友却戒不掉心瘾,又从仓库偷走不少东西。等荣鹰再接到消息,就是收到从监狱里寄来的信了。荣鹰没回信,也没生气,还有点想念这个狱友。



采访结束临走前,李雪正好切完菜,要冲咖啡招待我。咖啡机是大圣在银行门口的活动上花60块钱抢购的,只能做美式。



岁末,李雪没赶上春运的火车,独自留在无锡打零工。大圣约她看庙会,李雪怕冷,大圣便邀她去出租屋洗热水澡。



他自己在监狱里的地位低,但鸡鸣狗盗的犯人他还看不上,巴结人时,首选有关系的“红犯子”。在出监监区的文艺队当吉他手时,他接触到几个文教队的犯人。文教队24人,有20名职务犯——贪腐大案的主犯、学校的院长、省会城市的区长,都是狱内最顶级的“红犯子”。



出租屋在一楼,房间阴暗潮湿,四周都是翘起的墙皮,牛皮癣似的,盯久了身上会觉得痒。卫生间只够站一个人,水够热,雾气使人睁不得眼。大圣在外面听了一会儿水声,也挤了进去……



他拿着玩具枪,在屋子里“砰砰砰”地发脾气。房子是荣鹰帮忙找的,房东跟荣鹰放话要撵人,荣鹰就来骂大圣,“一把年纪,不安生”。



大圣一听这话,觉得荣鹰是在打发他,“劳改犯没一个靠得住”,这话骂出口,他又觉得不妥,怪来怪去,还得怪自己太天真。



他“进去”过两次,都是“文化罪”——头一次是2011年,制售盗版碟,房东“点的水”。那个房东是无锡有名的王八蛋,荣鹰花高价租了他的房子,本是想有个社会关系庇护,结果此人倒因贩毒进去了,数量巨大,怕吃枪子,举报了一大批人,其中就有荣鹰。



大圣给一个区长洗了2年衣服,区长常帮他规划狱外人生。大圣觉得当官的就是会讲道理,格外珍惜这段牢狱机缘——小老百姓哪有这样的机会?



小五子同意了,大圣给他打了800块车票钱。结果人来了就犯瘾,天天求大圣找货。大圣把小五子关进小屋戒毒,门不上锁,就一句话:“只要出了这门,各走各的。”



大圣剁了人家半个右手,被丈人花15万摆平了,也没吃官司——那时候,店里生意半数要靠拳头打出来,丈人看中他的,就是他的血性和男子汉气概。



2018年10月,我又去找大圣。他对我说,自己也知道回去见前妻没意义了,但他又说,如果以后发了财,他还是想去见见儿子的。离婚时,儿子3岁,如今已经16了。



两人的交情往前数,还是在十几岁时,13个小兄弟就统一着装,穿着喇叭裤、背着军挎,自封“十三太保”。一群坏孩子,抽8分钱的“羊群”,引着十几个姑娘舔蜜似的黏在身后。学校旁的麦地中间有栋土房,偶尔没人,把锁撬开,就是大伙的根据地。农民有时回来了,所有人就躲进齐肩高的麦子里。等农民离开,再回到土房,接着弹吉他,弹《爱的罗曼史》——大圣后来能混上监狱里的文艺队,全靠当年的“童子功”。



大圣一直瞒着李雪藏钱,2017年8月的一天,李雪忽然说,自己要回云南了——丈夫死了,得回去料理丧事——其实这一年,李雪过得还算有奔头,丈夫有严重的高血压和一堆并发症,活不长久也在意料之中,不然她也不会去大圣出租屋洗热水澡、不会拼命在美食摊上炒饭。



蚌埠人说花点钱,能弄把气枪,干碎两只啤酒瓶没问题。大圣加了蚌埠人推荐的好友,说友情价,2000块一把。等东西到了拆开包裹一看,才发现就是个儿童玩具枪。



在作案前没多久,前妻给大圣打了电话,问他为什么离开陕西。大圣和前妻吵了一架,骂丈人下死手,害他蹲监1年。前妻哭了很久,质问他:“你知道最后那次从店里偷了多少钱?小10万有吧?1万块判3年,你知道你为啥只蹲了1年?”



一天晚上,大圣去找荣鹰,委托他转告房东,房子租到月底。荣鹰开门后没让大圣进屋,关了防盗门,站在弄堂里,问他啥事。



大圣将信撕成两半,丢在地上,径直回到住所。他发现出租屋的防盗门竟然被上了链条锁,停在楼下的餐车也不见了。



2016年底,美食摊日营业额突破800,还有人花2万加盟,大圣就帮他设计了辆一模一样的餐车。生意有了起色,大圣就想扩大经营——主要也是受了斜对面羊肉店的刺激,“生羊肉28,烧熟了能卖98”。



在作案前没多久,前妻给大圣打了电话,问他为什么离开陕西。大圣和前妻吵了一架,骂丈人下死手,害他蹲监1年。前妻哭了很久,质问他:“你知道最后那次从店里偷了多少钱?小10万有吧?1万块判3年,你知道你为啥只蹲了1年?”



大圣憋不住委屈,说摊位被“赤佬”抢了。荣鹰查问几句,心里有了数,“夜市摊上哪有几只狠犬,不过是一群蹩脚的东西”。



过去,有个蚌埠人因为非法持有枪支和故意伤害入狱,大圣偷偷给这人做过一条牛仔裤,得到了送一把枪的许诺,大圣打电话问蚌埠人:“你不说送我一把枪吗?”



大圣给一个区长洗了2年衣服,区长常帮他规划狱外人生。大圣觉得当官的就是会讲道理,格外珍惜这段牢狱机缘——小老百姓哪有这样的机会?



大圣急了——他知道“抢劫”自己地盘的人是那个卖杂鱼的瘦子,一个做夜市填赌债的王八蛋。人家是本地人,也混过,常常带七八号同伙在夜市横行,凑人头摆阵势,他已占了个好摊位了,显然是想趁着生意红火再弄一个。



在作案前没多久,前妻给大圣打了电话,问他为什么离开陕西。大圣和前妻吵了一架,骂丈人下死手,害他蹲监1年。前妻哭了很久,质问他:“你知道最后那次从店里偷了多少钱?小10万有吧?1万块判3年,你知道你为啥只蹲了1年?”



最后,他挑了一个云南女人,叫李雪,比大圣小3岁,微胖,面目浮肿,双手长满冻疮。有一个病怏怏不挣钱的老公和一个胖得不成形的儿子,都在老家。



第二天,李胖姐女儿就给大圣捎来一个“美的”冰柜。大圣不好意思,人家撂话了,“算投资,等你孙老板打响上马墩夜市的名头,等着分红”。



几天后,在上马墩夜市口,六七辆车横在路上,二十几个“王八蛋”下车,坐在杂鱼瘦子的摊位上,一人点10碗小杂鱼面。瘦子惧了,弓着背过去,请教哪件事没做妥当,得罪了诸位大哥。众人只问他小杂鱼面能不能上、几时能上。瘦子怂了——这200来碗小杂鱼面,得从夜市做到早市。



他的手指笨拙地在屏幕上戳来戳去,嫌弃没有能挣快钱的活儿。见他如此不安生,我忍不住说了他两句:“明早去南京银行门口蹲着,那才叫快钱。”



大圣把摊位选在上马墩江苏银行东边一根电线杆子后头。节后农民工进城,夜市热闹非凡。一天刚出摊,就有人把水桶堆在了巷口,大圣的餐车开不进去了。



之后几年,他陆续从店里偷走近30万,最后一次,丈人报了警。2005年,大圣被判刑1年,坐牢期间,收到了妻子的离婚起诉书。



好在大圣脑筋活络,善于结交人脉。虽在他陕西长大,但继承了父母的东北口音。他因偷车获刑10年6个月,在狱中却常常用东北腔吹嘘自己入狱前的人生,什么当特种兵、造炮弹、砍人、娶白富美……给我们勾勒出一幅幅壮烈的江湖画卷。没人计较故事的真伪,大伙儿听完,派支烟过去,权当听书的酬劳。他双手接过,将烟一个根根捋直,小心翼翼地放入一个废弃的烟盒里。



丈人交给他的,是县城最大的水产干货店,光冷库就有5间。那天,店外的塑料桶被拉沙石的货车挤破了,大圣让司机赔钱,司机说自己有老大,是县里有名的包工头,和大圣的丈人相熟,大圣却不买账。



得知你现在已经自己创业,并且找到了适宜的女朋友,很为你高兴。在这一并祝福你们。你的创业事迹,很多你的老朋友都得知了,他们纷纷表示出去之后,一定到你的“大圣美食”去捧场……有人要在你的经营地举办盛大的庆祝新生的宴会……



第一次是在丈人的水产店偷钱,儿子周岁当天,所有亲属都坐在酒席上,他独自溜到店里,从保险柜里拿走了5万块货款,赴了朋友的赌局。



第一次是在丈人的水产店偷钱,儿子周岁当天,所有亲属都坐在酒席上,他独自溜到店里,从保险柜里拿走了5万块货款,赴了朋友的赌局。



因为咖啡机的操作问题,大圣和李雪吵了起来。那一瞬间,我产生了错觉,似乎大圣已经拥有了一个稳固的家庭,他也许真的能回归安稳的日子,做妥一个普通人。



包工头从拖拉机上拿了把铁锹,要拍大圣,大圣回厨房拿了把菜刀,要剁包工头。长兵对短刃,大圣先是躲,瞅准时机,照着包工头手上就是一刀,然后把刀往腰上一别,拉开柜台抽屉把里面的钱往兜里揣了一把,转头跑了。



那段时间大圣捡了一只流浪猫,公的,名字取得霸气,叫豹豹。豹豹吃了十几天的羊蛋,忽然发情了似的,在冬夜里的叫声赛过春天。后来有一天,猫忽然就跑了,再没回来。



袋子一拉开,里面全是烟,从30一包的到3块一包的的,有一盒盒的,也有成条的,还有各种各样的零钞、硬币,毛票。荣鹰一看就明白了——这是去撬人家小卖部了,他又感动又无语。



袋子一拉开,里面全是烟,从30一包的到3块一包的的,有一盒盒的,也有成条的,还有各种各样的零钞、硬币,毛票。荣鹰一看就明白了——这是去撬人家小卖部了,他又感动又无语。



过去,有个蚌埠人因为非法持有枪支和故意伤害入狱,大圣偷偷给这人做过一条牛仔裤,得到了送一把枪的许诺,大圣打电话问蚌埠人:“你不说送我一把枪吗?”



一辆屎黄色电动三轮餐车,左右各开一扇“鸥翼门”,车尾更性感,焊接着两节圆柱形分类垃圾桶。大圣总是挺着啤酒肚,脑门剃溜光、头顶蓄一小撮头发、扎个小辫,在餐车前颠勺炒饭。



等人又进去了,3个姐姐来会见时,他又听见了一个截然不同的版本:前妻当了结婚的“三金”和儿子的百日金锁,又四处借了高利贷,才帮他填平了部分窟窿。但丈人已经报警了,非要告他蹲监,前妻帮他求情,才把涉案金额缩小至3000元。



二十几个人就齐刷刷站起,端桌子端板凳,把瘦子的摊位挪到了一旁。有人骂瘦子“占着茅坑不屙屎”,瘦子不敢说话,就有人“随手”指挥着大圣停在一旁的餐车,移到瘦子的位置上。



当时大圣也已经在出租屋里收拾行囊了。他盘算着,等着把自己亲手设计的餐车和夜市摊位转手,买了“三金”和金锁,就回老家去见一次前妻和儿子,体面地道歉,让娘俩看他一副浪子回头金不换的模样。



2015年10月,大圣出狱,在监狱门口,被人放了鸽子。本来监狱里有个“大哥”答应在他出来之后,给他一份“背货”(运毒)的差事,一趟活2万——这种卖命钱着实是下下策,但大圣需要钱,他计划好了,干这活起码能弄到50万——可等来等去,“大哥”都没出现。



他自己在监狱里的地位低,但鸡鸣狗盗的犯人他还看不上,巴结人时,首选有关系的“红犯子”。在出监监区的文艺队当吉他手时,他接触到几个文教队的犯人。文教队24人,有20名职务犯——贪腐大案的主犯、学校的院长、省会城市的区长,都是狱内最顶级的“红犯子”。



当时大圣也已经在出租屋里收拾行囊了。他盘算着,等着把自己亲手设计的餐车和夜市摊位转手,买了“三金”和金锁,就回老家去见一次前妻和儿子,体面地道歉,让娘俩看他一副浪子回头金不换的模样。



两次躲过牢狱之灾,是命运对其最后的眷顾。这次之后,坏运接踵而至,他先后两次入狱,罪行皆不涉及暴力,而是偷盗。



大圣一听这话,觉得荣鹰是在打发他,“劳改犯没一个靠得住”,这话骂出口,他又觉得不妥,怪来怪去,还得怪自己太天真。



大圣一直瞒着李雪藏钱,2017年8月的一天,李雪忽然说,自己要回云南了——丈夫死了,得回去料理丧事——其实这一年,李雪过得还算有奔头,丈夫有严重的高血压和一堆并发症,活不长久也在意料之中,不然她也不会去大圣出租屋洗热水澡、不会拼命在美食摊上炒饭。



荣鹰让他摆正心态,事是一桩桩做的,摆摊有摆摊的名堂,卖羊肉有卖羊肉的道道儿,不是脑袋发热说干就能干的事。但见大圣不听劝,荣鹰就帮他四处打听做法,大圣煮了几十个羊蛋做实验,烧出来之后黑糊糊的,自己都吃不下,只能喂猫。



那当口正巧中国“入世”10周年,无锡要打造知识产权的样本城市,把荣鹰的案子当侵犯知识产权的典型案例,上级部门亲自督办,荣鹰被捕当晚,数名警察把他从被窝里揪出来,枪口指着脑袋。



在里面的时候,大圣偷偷用铁丝扎过一把玩具枪——这事儿要是被狱警发现,可不得了——他却双手背在身后,抖着腿,嬉皮笑脸地对我说:“本来想再扎一把,双枪李向阳,人挡杀人,佛挡杀佛,厉害吧!”



那次入狱期间,荣鹰可怜一个做贼的牢饭吃不饱,隔段时间就将家属送进来的方便面给那贼。那贼比他先出狱,等他出来时,拎着个大编织袋来接他,一见面就说:“我在这儿等了你3天了,再不出来就去给你上大账了(给犯人在监狱的户头上存生活费)。”



出租屋在一楼,房间阴暗潮湿,四周都是翘起的墙皮,牛皮癣似的,盯久了身上会觉得痒。卫生间只够站一个人,水够热,雾气使人睁不得眼。大圣在外面听了一会儿水声,也挤了进去……



荣鹰把那团报纸扔回他手中,领着大圣去了夜市,大圣餐车的鸥翼门敞开着,铁锅下面窜起火苗,一群下夜班的女工正在摊位上宵夜。荣鹰老婆和李雪正在那热火朝天地做买卖,一个年轻的大胖子正在收拾餐桌。



第二天,李胖姐女儿就给大圣捎来一个“美的”冰柜。大圣不好意思,人家撂话了,“算投资,等你孙老板打响上马墩夜市的名头,等着分红”。



给他们供货的是个无锡的本地人,他们4人决定去偷车,目标是一辆马自达6,半夜2点停在野赌场外拉赌客,司机有不熄火去场子里观牌的习惯,早被人惦记上了。



丈人交给他的,是县城最大的水产干货店,光冷库就有5间。那天,店外的塑料桶被拉沙石的货车挤破了,大圣让司机赔钱,司机说自己有老大,是县里有名的包工头,和大圣的丈人相熟,大圣却不买账。



荣鹰我也认识,是个开音像店的小老板,无锡人,有点儿上海“老克勒”的派头。他有轻微帕金森,头稍稍摇动,笑起来两颗门牙露着缝,脑筋活络,是典型的江南生意人,喜交朋友,但对人际关系的拓展又有精准的考量。



那当口正巧中国“入世”10周年,无锡要打造知识产权的样本城市,把荣鹰的案子当侵犯知识产权的典型案例,上级部门亲自督办,荣鹰被捕当晚,数名警察把他从被窝里揪出来,枪口指着脑袋。



语音刚发完,又打来电话,接着骂:“你娘的,这么多年牢坐下来,你老婆小孩还来看过你?人家恨你恨到不得了啦,你还有脸回去啊?人家现在小生活好得很,你突然跑回去,神经病啦……我懒得管你这些事,你把李雪的钱该掏多少掏多少,我老婆跟她处出感情了,我不放心让她跟你这种‘赤佬’了。”



荣鹰让他摆正心态,事是一桩桩做的,摆摊有摆摊的名堂,卖羊肉有卖羊肉的道道儿,不是脑袋发热说干就能干的事。但见大圣不听劝,荣鹰就帮他四处打听做法,大圣煮了几十个羊蛋做实验,烧出来之后黑糊糊的,自己都吃不下,只能喂猫。



两人的交情往前数,还是在十几岁时,13个小兄弟就统一着装,穿着喇叭裤、背着军挎,自封“十三太保”。一群坏孩子,抽8分钱的“羊群”,引着十几个姑娘舔蜜似的黏在身后。学校旁的麦地中间有栋土房,偶尔没人,把锁撬开,就是大伙的根据地。农民有时回来了,所有人就躲进齐肩高的麦子里。等农民离开,再回到土房,接着弹吉他,弹《爱的罗曼史》——大圣后来能混上监狱里的文艺队,全靠当年的“童子功”。



我俩在同一个监区朝夕相处了3年,但大圣很少认真说自己以前的事。他抽烟时喜欢转动手臂,滚圆的右臂上有一个用雪茄烫出的疤,比硬币稍大,形成一个溜光润滑的凹洞。



那时候,小六子跟发廊妹还有一个小白脸一起,玩了几个月,小白脸先死了。第二个礼拜,小六子也死了。轮到发廊女死在房间里时,摇篮里还有个孩子,可能还不到一岁。当时是夏天,等他们被外人发现的时候,孩子的尸体都干了。小六子的骨灰,大圣都不确定有没有人去领。



第三天一早,大圣从我屋里找了个挂袋,收拾了随身物品,说要去无锡找荣鹰——出狱那天,大圣在监狱门口撞见了荣鹰,俩人在里面不熟,但同一天出来就是极大的缘分,荣鹰的号码很快就被大圣补进了通讯录里。



荣鹰在马路上一边抽烟一边等大圣,烟还没抽完,“狗X的就出来了”。大圣解释说,坐牢把身体坐坏了,幸好自己是娶过老婆生过孩子的人,不然多招女的嫌弃。



第一次是在丈人的水产店偷钱,儿子周岁当天,所有亲属都坐在酒席上,他独自溜到店里,从保险柜里拿走了5万块货款,赴了朋友的赌局。



大圣将信撕成两半,丢在地上,径直回到住所。他发现出租屋的防盗门竟然被上了链条锁,停在楼下的餐车也不见了。



语音刚发完,又打来电话,接着骂:“你娘的,这么多年牢坐下来,你老婆小孩还来看过你?人家恨你恨到不得了啦,你还有脸回去啊?人家现在小生活好得很,你突然跑回去,神经病啦……我懒得管你这些事,你把李雪的钱该掏多少掏多少,我老婆跟她处出感情了,我不放心让她跟你这种‘赤佬’了。”



两人的交情往前数,还是在十几岁时,13个小兄弟就统一着装,穿着喇叭裤、背着军挎,自封“十三太保”。一群坏孩子,抽8分钱的“羊群”,引着十几个姑娘舔蜜似的黏在身后。学校旁的麦地中间有栋土房,偶尔没人,把锁撬开,就是大伙的根据地。农民有时回来了,所有人就躲进齐肩高的麦子里。等农民离开,再回到土房,接着弹吉他,弹《爱的罗曼史》——大圣后来能混上监狱里的文艺队,全靠当年的“童子功”。



包工头从拖拉机上拿了把铁锹,要拍大圣,大圣回厨房拿了把菜刀,要剁包工头。长兵对短刃,大圣先是躲,瞅准时机,照着包工头手上就是一刀,然后把刀往腰上一别,拉开柜台抽屉把里面的钱往兜里揣了一把,转头跑了。



两人的交情往前数,还是在十几岁时,13个小兄弟就统一着装,穿着喇叭裤、背着军挎,自封“十三太保”。一群坏孩子,抽8分钱的“羊群”,引着十几个姑娘舔蜜似的黏在身后。学校旁的麦地中间有栋土房,偶尔没人,把锁撬开,就是大伙的根据地。农民有时回来了,所有人就躲进齐肩高的麦子里。等农民离开,再回到土房,接着弹吉他,弹《爱的罗曼史》——大圣后来能混上监狱里的文艺队,全靠当年的“童子功”。



荣鹰带着几个朋友常来大圣的摊位捧场,李胖姐是其中之一,她时不常也帮着操心,规劝大圣专注起来:“你们食材第二天坏了怎么办?冰柜也么(没)买一只。”



其实大圣出狱前,3个姐姐们还是打算把他这唯一一个亲弟弟接回老家的。但大圣让她们都别来,说这一次他想先混好了再回去。



袋子一拉开,里面全是烟,从30一包的到3块一包的的,有一盒盒的,也有成条的,还有各种各样的零钞、硬币,毛票。荣鹰一看就明白了——这是去撬人家小卖部了,他又感动又无语。



大圣在上马墩站稳了,老家的朋友小五子就来投奔他。他俩是发小,也是毒友。大圣坐牢这些年,小五子一直陷在戒毒和复吸的循环中。



大圣原本预想,李雪40多了,好赖干过很多年苦力,近年工价不低,她的“投资能力”也该有个几万。结果睡在一起了才知道,李雪满打满算,只能掏出9000块——虽撑不起去见前妻和儿子的底气,但也够在上马墩街道摆个夜市摊。



小五子打电话给大圣,说自己难受又没钱,让大圣打100块钱。大圣说:“难受没有,要是买车票过来打工,钱给你。”



荣鹰带着几个朋友常来大圣的摊位捧场,李胖姐是其中之一,她时不常也帮着操心,规劝大圣专注起来:“你们食材第二天坏了怎么办?冰柜也么(没)买一只。”



蚌埠人说花点钱,能弄把气枪,干碎两只啤酒瓶没问题。大圣加了蚌埠人推荐的好友,说友情价,2000块一把。等东西到了拆开包裹一看,才发现就是个儿童玩具枪。



第二天,李胖姐女儿就给大圣捎来一个“美的”冰柜。大圣不好意思,人家撂话了,“算投资,等你孙老板打响上马墩夜市的名头,等着分红”。



他的手指笨拙地在屏幕上戳来戳去,嫌弃没有能挣快钱的活儿。见他如此不安生,我忍不住说了他两句:“明早去南京银行门口蹲着,那才叫快钱。”



转眼这么多年过去,大伙儿命运迥异,幸运的,过上了老婆孩子热炕头的生活,不幸的,诸如大圣、小五子,兜兜转转,也梦想着重获安稳庸常的日子。



大圣放下衣服走过来,手把手教我:“碗底落地,碗才会碎。”他纠正好我的姿势,又提醒道:“砸的时候,心愿要喊出来。”



那一年8月2号晚,我放弃了最后一餐,去水房砸碗,看见大圣正在洗衣服——为了两个月后出去有活干,大圣几乎成了“大哥”的洗衣工。我站在垃圾桶旁边,将自己用了7年的白色塑料碗高举过头顶,重重摔下,碗着地后又弹了起来,直接蹦进了大圣的洗衣盆。



之后几年,他陆续从店里偷走近30万,最后一次,丈人报了警。2005年,大圣被判刑1年,坐牢期间,收到了妻子的离婚起诉书。



生意红火,除了大圣的设计天赋、抢来的好摊点、朋友们的帮衬,还有最重要的一项,就是李雪太勤快,炒饭把胳膊都炒肿了。



两次躲过牢狱之灾,是命运对其最后的眷顾。这次之后,坏运接踵而至,他先后两次入狱,罪行皆不涉及暴力,而是偷盗。



他的口袋里,只有一张《刑满释放证明》和960块钱——如果不是每月被强制存的10元钱,这8年他可能连这点钱都存不下——但这点钱又能把他送到哪里呢?



在里面的时候,大圣偷偷用铁丝扎过一把玩具枪——这事儿要是被狱警发现,可不得了——他却双手背在身后,抖着腿,嬉皮笑脸地对我说:“本来想再扎一把,双枪李向阳,人挡杀人,佛挡杀佛,厉害吧!”



大圣急了——他知道“抢劫”自己地盘的人是那个卖杂鱼的瘦子,一个做夜市填赌债的王八蛋。人家是本地人,也混过,常常带七八号同伙在夜市横行,凑人头摆阵势,他已占了个好摊位了,显然是想趁着生意红火再弄一个。



第一次是在丈人的水产店偷钱,儿子周岁当天,所有亲属都坐在酒席上,他独自溜到店里,从保险柜里拿走了5万块货款,赴了朋友的赌局。



大圣打电话质问蚌埠人,反倒被对方普了普枪支管理法。大圣要求退钱,蚌埠人又给他普了普刑法,还告诉他2000块不够立案的。



蚌埠人说花点钱,能弄把气枪,干碎两只啤酒瓶没问题。大圣加了蚌埠人推荐的好友,说友情价,2000块一把。等东西到了拆开包裹一看,才发现就是个儿童玩具枪。



可荣鹰却认为大圣一直活在梦里,那段时间,他也去过出租屋一次,始终在门口踱步,看见餐车上贴着转让电话,失望透顶,转身离开了。



转眼这么多年过去,大伙儿命运迥异,幸运的,过上了老婆孩子热炕头的生活,不幸的,诸如大圣、小五子,兜兜转转,也梦想着重获安稳庸常的日子。



他和丈人大吵了一架,丈人说,第一个孩子跟我家姓韩,第二个再跟你姓孙。大圣不肯。丈人对外孙子姓氏的重视,绝对不容置疑,大圣的自尊心受了打击,从此和家庭疏远了。



2015年10月,大圣出狱,在监狱门口,被人放了鸽子。本来监狱里有个“大哥”答应在他出来之后,给他一份“背货”(运毒)的差事,一趟活2万——这种卖命钱着实是下下策,但大圣需要钱,他计划好了,干这活起码能弄到50万——可等来等去,“大哥”都没出现。



一天晚上,大圣去找荣鹰,委托他转告房东,房子租到月底。荣鹰开门后没让大圣进屋,关了防盗门,站在弄堂里,问他啥事。



大圣给一个区长洗了2年衣服,区长常帮他规划狱外人生。大圣觉得当官的就是会讲道理,格外珍惜这段牢狱机缘——小老百姓哪有这样的机会?



2018年10月,我又去找大圣。他对我说,自己也知道回去见前妻没意义了,但他又说,如果以后发了财,他还是想去见见儿子的。离婚时,儿子3岁,如今已经16了。



他的手指笨拙地在屏幕上戳来戳去,嫌弃没有能挣快钱的活儿。见他如此不安生,我忍不住说了他两句:“明早去南京银行门口蹲着,那才叫快钱。”



两次躲过牢狱之灾,是命运对其最后的眷顾。这次之后,坏运接踵而至,他先后两次入狱,罪行皆不涉及暴力,而是偷盗。



几天后,在上马墩夜市口,六七辆车横在路上,二十几个“王八蛋”下车,坐在杂鱼瘦子的摊位上,一人点10碗小杂鱼面。瘦子惧了,弓着背过去,请教哪件事没做妥当,得罪了诸位大哥。众人只问他小杂鱼面能不能上、几时能上。瘦子怂了——这200来碗小杂鱼面,得从夜市做到早市。



大圣花5000块买了辆电动三轮车,又花4000块改装成餐车。离职最后1个月,两人各领工资3000,买食材花掉2000,杂七杂八花了2000,留2000备用。



当时大圣也已经在出租屋里收拾行囊了。他盘算着,等着把自己亲手设计的餐车和夜市摊位转手,买了“三金”和金锁,就回老家去见一次前妻和儿子,体面地道歉,让娘俩看他一副浪子回头金不换的模样。



丈人交给他的,是县城最大的水产干货店,光冷库就有5间。那天,店外的塑料桶被拉沙石的货车挤破了,大圣让司机赔钱,司机说自己有老大,是县里有名的包工头,和大圣的丈人相熟,大圣却不买账。



大圣觉得牢里多人才,除了口袋里的一纸证明和钱,其实身上还藏着一份通讯录,上面密密麻麻地记着狱友的电话号码。



2002年夏季,大圣33岁生日刚过,4个月的儿子刚出新牙,丈人刚把生意交给他,这个当过特种兵的胖子就砍了人。



出来后没多久,荣鹰就又在盗版音像制品上栽了跟头——他办了个音乐网站,因侵犯著作权罪获刑3年。而这次出来时,在监狱门口撞见大圣,他还是觉得,能帮就要帮:“别说一起处了3年的牢友,哪怕小猫小狗也有点感情吧?”



大圣抱怨,两年衣服白洗了,手上都洗出了冻疮。他心不甘,特意要了区长的联系方式,出来了才知道,是个空号。



两次躲过牢狱之灾,是命运对其最后的眷顾。这次之后,坏运接踵而至,他先后两次入狱,罪行皆不涉及暴力,而是偷盗。



语音刚发完,又打来电话,接着骂:“你娘的,这么多年牢坐下来,你老婆小孩还来看过你?人家恨你恨到不得了啦,你还有脸回去啊?人家现在小生活好得很,你突然跑回去,神经病啦……我懒得管你这些事,你把李雪的钱该掏多少掏多少,我老婆跟她处出感情了,我不放心让她跟你这种‘赤佬’了。”



第一次是在丈人的水产店偷钱,儿子周岁当天,所有亲属都坐在酒席上,他独自溜到店里,从保险柜里拿走了5万块货款,赴了朋友的赌局。



本来他觉得好歹会有一两个人能帮衬他,可眼下连自己该去哪里都不知道。他在监狱门口的饭店里借了手机,打通了我留的电话。我请他吃饭,让他在我家留宿了一晚,第二天还带他买了部手机,教他用微信,在网上找工作。



那一年8月2号晚,我放弃了最后一餐,去水房砸碗,看见大圣正在洗衣服——为了两个月后出去有活干,大圣几乎成了“大哥”的洗衣工。我站在垃圾桶旁边,将自己用了7年的白色塑料碗高举过头顶,重重摔下,碗着地后又弹了起来,直接蹦进了大圣的洗衣盆。



蚌埠人说花点钱,能弄把气枪,干碎两只啤酒瓶没问题。大圣加了蚌埠人推荐的好友,说友情价,2000块一把。等东西到了拆开包裹一看,才发现就是个儿童玩具枪。



大圣剁了人家半个右手,被丈人花15万摆平了,也没吃官司——那时候,店里生意半数要靠拳头打出来,丈人看中他的,就是他的血性和男子汉气概。



我长吁“痛快”,转身问大圣是几进宫。他的手在湿漉漉的衣物上加了几分力道,咬着牙帮子回:“在老家关过1年。”



出来后没多久,荣鹰就又在盗版音像制品上栽了跟头——他办了个音乐网站,因侵犯著作权罪获刑3年。而这次出来时,在监狱门口撞见大圣,他还是觉得,能帮就要帮:“别说一起处了3年的牢友,哪怕小猫小狗也有点感情吧?”



两次躲过牢狱之灾,是命运对其最后的眷顾。这次之后,坏运接踵而至,他先后两次入狱,罪行皆不涉及暴力,而是偷盗。



一天晚上,大圣去找荣鹰,委托他转告房东,房子租到月底。荣鹰开门后没让大圣进屋,关了防盗门,站在弄堂里,问他啥事。



不一会儿,那个包工头赶过来,见面就骂大圣“吃软饭”,是条看店狗。大圣正拿着刀裁配货单,一刀就捅到了老大的皮带扣上,刀断成了三截。



女人们来自天南海北,都是进城苦钱的庄稼人,见大圣这幅富态面孔,笃信他是个落魄的老板,纷纷贴靠上来。大圣鼓动女人们投资创业,说自己考察了上马墩区域,餐饮业可日赚千元。有两三个女人心动了——她们都有家,但人过中年,日子过淡了,事也看淡了,乐意寻些新鲜劲儿。大圣耐住性子,“考察”了一番,“哪个是能干的,哪个是想跟我搞婚外情的,可得分析清楚”。



我长吁“痛快”,转身问大圣是几进宫。他的手在湿漉漉的衣物上加了几分力道,咬着牙帮子回:“在老家关过1年。”



出狱以后,大圣的吉他挂在墙上,一年动不了几回。他把琴挂进小五的房间,犯毒瘾的时候,房间内会传出狂乱的拨弦声,琴弦断得一根都不剩了,小五子就又央求大圣“来点儿货”。



那当口正巧中国“入世”10周年,无锡要打造知识产权的样本城市,把荣鹰的案子当侵犯知识产权的典型案例,上级部门亲自督办,荣鹰被捕当晚,数名警察把他从被窝里揪出来,枪口指着脑袋。



几天后,在上马墩夜市口,六七辆车横在路上,二十几个“王八蛋”下车,坐在杂鱼瘦子的摊位上,一人点10碗小杂鱼面。瘦子惧了,弓着背过去,请教哪件事没做妥当,得罪了诸位大哥。众人只问他小杂鱼面能不能上、几时能上。瘦子怂了——这200来碗小杂鱼面,得从夜市做到早市。



等人又进去了,3个姐姐来会见时,他又听见了一个截然不同的版本:前妻当了结婚的“三金”和儿子的百日金锁,又四处借了高利贷,才帮他填平了部分窟窿。但丈人已经报警了,非要告他蹲监,前妻帮他求情,才把涉案金额缩小至3000元。



出来后没多久,荣鹰就又在盗版音像制品上栽了跟头——他办了个音乐网站,因侵犯著作权罪获刑3年。而这次出来时,在监狱门口撞见大圣,他还是觉得,能帮就要帮:“别说一起处了3年的牢友,哪怕小猫小狗也有点感情吧?”



大圣听明白了前妻的意思——丈人是按失窃金额3000元报的案,一是让他有足够的时间蹲监反省;二是方便女儿办理强制离婚手续。



大圣急了——他知道“抢劫”自己地盘的人是那个卖杂鱼的瘦子,一个做夜市填赌债的王八蛋。人家是本地人,也混过,常常带七八号同伙在夜市横行,凑人头摆阵势,他已占了个好摊位了,显然是想趁着生意红火再弄一个。



好在大圣脑筋活络,善于结交人脉。虽在他陕西长大,但继承了父母的东北口音。他因偷车获刑10年6个月,在狱中却常常用东北腔吹嘘自己入狱前的人生,什么当特种兵、造炮弹、砍人、娶白富美……给我们勾勒出一幅幅壮烈的江湖画卷。没人计较故事的真伪,大伙儿听完,派支烟过去,权当听书的酬劳。他双手接过,将烟一个根根捋直,小心翼翼地放入一个废弃的烟盒里。



这个47岁、身高1米72的陕西汉子,挺着结实的啤酒肚,孤零零地站在巨大的监狱大门旁,两眼放空,心里琢磨着,是自己没把“大哥”的衣服洗干净,还是“大哥”觉得自己嘴巴不牢靠。



得知你现在已经自己创业,并且找到了适宜的女朋友,很为你高兴。在这一并祝福你们。你的创业事迹,很多你的老朋友都得知了,他们纷纷表示出去之后,一定到你的“大圣美食”去捧场……有人要在你的经营地举办盛大的庆祝新生的宴会……



大圣打电话质问蚌埠人,反倒被对方普了普枪支管理法。大圣要求退钱,蚌埠人又给他普了普刑法,还告诉他2000块不够立案的。



那当口正巧中国“入世”10周年,无锡要打造知识产权的样本城市,把荣鹰的案子当侵犯知识产权的典型案例,上级部门亲自督办,荣鹰被捕当晚,数名警察把他从被窝里揪出来,枪口指着脑袋。



丈人交给他的,是县城最大的水产干货店,光冷库就有5间。那天,店外的塑料桶被拉沙石的货车挤破了,大圣让司机赔钱,司机说自己有老大,是县里有名的包工头,和大圣的丈人相熟,大圣却不买账。



一辆屎黄色电动三轮餐车,左右各开一扇“鸥翼门”,车尾更性感,焊接着两节圆柱形分类垃圾桶。大圣总是挺着啤酒肚,脑门剃溜光、头顶蓄一小撮头发、扎个小辫,在餐车前颠勺炒饭。



本来他觉得好歹会有一两个人能帮衬他,可眼下连自己该去哪里都不知道。他在监狱门口的饭店里借了手机,打通了我留的电话。我请他吃饭,让他在我家留宿了一晚,第二天还带他买了部手机,教他用微信,在网上找工作。



出来后没多久,荣鹰就又在盗版音像制品上栽了跟头——他办了个音乐网站,因侵犯著作权罪获刑3年。而这次出来时,在监狱门口撞见大圣,他还是觉得,能帮就要帮:“别说一起处了3年的牢友,哪怕小猫小狗也有点感情吧?”



因为咖啡机的操作问题,大圣和李雪吵了起来。那一瞬间,我产生了错觉,似乎大圣已经拥有了一个稳固的家庭,他也许真的能回归安稳的日子,做妥一个普通人。



他的手指笨拙地在屏幕上戳来戳去,嫌弃没有能挣快钱的活儿。见他如此不安生,我忍不住说了他两句:“明早去南京银行门口蹲着,那才叫快钱。”



几天后,在上马墩夜市口,六七辆车横在路上,二十几个“王八蛋”下车,坐在杂鱼瘦子的摊位上,一人点10碗小杂鱼面。瘦子惧了,弓着背过去,请教哪件事没做妥当,得罪了诸位大哥。众人只问他小杂鱼面能不能上、几时能上。瘦子怂了——这200来碗小杂鱼面,得从夜市做到早市。



荣鹰给他发来语音:“房东看我面子,从来只收你一半租金,现在提前收房。餐车是那个女人出的钱,我代为保管。你怎么来无锡的,就怎么滚回你的老家。”



生意红火,除了大圣的设计天赋、抢来的好摊点、朋友们的帮衬,还有最重要的一项,就是李雪太勤快,炒饭把胳膊都炒肿了。



在里面的时候,大圣偷偷用铁丝扎过一把玩具枪——这事儿要是被狱警发现,可不得了——他却双手背在身后,抖着腿,嬉皮笑脸地对我说:“本来想再扎一把,双枪李向阳,人挡杀人,佛挡杀佛,厉害吧!”



他的口袋里,只有一张《刑满释放证明》和960块钱——如果不是每月被强制存的10元钱,这8年他可能连这点钱都存不下——但这点钱又能把他送到哪里呢?



我俩在同一个监区朝夕相处了3年,但大圣很少认真说自己以前的事。他抽烟时喜欢转动手臂,滚圆的右臂上有一个用雪茄烫出的疤,比硬币稍大,形成一个溜光润滑的凹洞。



两次躲过牢狱之灾,是命运对其最后的眷顾。这次之后,坏运接踵而至,他先后两次入狱,罪行皆不涉及暴力,而是偷盗。



那时候,区长因参加创业大赛得了奖,监狱颁给他一块脸盆大的荣誉铁板。大圣也跟着激动,四处宣传说区长申报了一个能挣大钱的专利——热水壶口加个装置,能倒出恒温开水,“全国有20亿个热水壶,一个壶挣1块钱,就是20亿的大项目!”大伙儿听了啧啧称赞,但转头一想:热水壶里倒恒温开水,有什么鸟用?



会见室贴着“少一份埋怨,多一份关心”的标语,可3个姐姐还是失声痛哭,一起用摇头的方式,否定了这个混账弟弟——入狱前,大圣欠了2万赌债,父母前脚刚帮他填完坑,后脚他就因为偷车入了狱。



前言在日益完善的司法体制下,除去极少数穷凶极恶的死刑犯,绝大部分被关进监狱的罪犯,在接受惩罚的同时,某种意义上也开启一场漫长的人性回归之旅——他们总是要重返社会的,可能会在任何地方与大家相见。过去两年,我写了不少监狱故事,内容多少会触及到一些过去的阴暗面,读者对此褒贬不一。但无论如何,我坚信大家的看法是一致的——监狱不能成为被文明时代所遗弃的角落。如今,“监狱文明化管理”已不再是一句口号。包括犯人和监狱系统工作人员在内的大部分人,对管理上的进步都有着同样的认可。而在【刑期已满】这个新连载中,我决定写一写身边那些已出狱的狱友们。写作计划其实两年前就设立了。当时我建了两个微信狱友群,一个叫“铁窗挚友”,一个叫“皇家浦口军校”,群友活跃时60余人,眼下常见40余人。这两年里,他们有的自动离群,有的回炉深造,还有出去躲债、就此失联的。群里有一位叫宋军峰的狱友已经身亡。他是徐州沛县人,因刑满后屡次伤害亲人,被绝望的父亲用铁锹杀死了。当地的新闻刚发出不久,就被人转到了狱友群。报道中描述的宋军峰暴躁专横,说他刑满回家之后常因琐事殴打亲属,母亲被他打断了肋骨,奶奶被打断了锁骨,三叔的头也被砍破。我也跟他曾在同一个监舍相处了约3个月,他很瘦弱,因进过少管所,也比一般的年轻犯人更“懂规矩”。关于他的新闻令我很惊讶,也让我在心中顿生出一种可怕的陌生感——我实在无法想象,他的人生究竟是经历了怎样的裂变,才会在终于走出了铁门后,仍然无法在家庭中寻得安定。我真想写一写他,坐下来和他好好地聊一聊,凭借过往相同的牢狱经历,我有信心让他坦露心扉……但很遗憾。所以,我从没设想过【刑期已满】会是一部怎样的作品,我只是想单纯地写写他们,趁着微信群还有40多个人,趁着一切都为时未晚。



那当口正巧中国“入世”10周年,无锡要打造知识产权的样本城市,把荣鹰的案子当侵犯知识产权的典型案例,上级部门亲自督办,荣鹰被捕当晚,数名警察把他从被窝里揪出来,枪口指着脑袋。



那一年8月2号晚,我放弃了最后一餐,去水房砸碗,看见大圣正在洗衣服——为了两个月后出去有活干,大圣几乎成了“大哥”的洗衣工。我站在垃圾桶旁边,将自己用了7年的白色塑料碗高举过头顶,重重摔下,碗着地后又弹了起来,直接蹦进了大圣的洗衣盆。



二十几个人就齐刷刷站起,端桌子端板凳,把瘦子的摊位挪到了一旁。有人骂瘦子“占着茅坑不屙屎”,瘦子不敢说话,就有人“随手”指挥着大圣停在一旁的餐车,移到瘦子的位置上。



岁末,李雪没赶上春运的火车,独自留在无锡打零工。大圣约她看庙会,李雪怕冷,大圣便邀她去出租屋洗热水澡。



本来他觉得好歹会有一两个人能帮衬他,可眼下连自己该去哪里都不知道。他在监狱门口的饭店里借了手机,打通了我留的电话。我请他吃饭,让他在我家留宿了一晚,第二天还带他买了部手机,教他用微信,在网上找工作。



出来后没多久,荣鹰就又在盗版音像制品上栽了跟头——他办了个音乐网站,因侵犯著作权罪获刑3年。而这次出来时,在监狱门口撞见大圣,他还是觉得,能帮就要帮:“别说一起处了3年的牢友,哪怕小猫小狗也有点感情吧?”



不一会儿,那个包工头赶过来,见面就骂大圣“吃软饭”,是条看店狗。大圣正拿着刀裁配货单,一刀就捅到了老大的皮带扣上,刀断成了三截。



希望你发展的更好,我们以后就一起跟着你干,听你吆喝,你千万不要辜负我们的期望。既然做了一件事,就一定要做成功,为自己,也为我们这些朋友脸上增光。



90年初,大圣退了伍,进了兵工厂造炮弹。这活儿听上去够血性,值得他这种人干上一辈子,在厂里干了3年半,工资从87块涨到107块。



本来他觉得好歹会有一两个人能帮衬他,可眼下连自己该去哪里都不知道。他在监狱门口的饭店里借了手机,打通了我留的电话。我请他吃饭,让他在我家留宿了一晚,第二天还带他买了部手机,教他用微信,在网上找工作。



那时候,小六子跟发廊妹还有一个小白脸一起,玩了几个月,小白脸先死了。第二个礼拜,小六子也死了。轮到发廊女死在房间里时,摇篮里还有个孩子,可能还不到一岁。当时是夏天,等他们被外人发现的时候,孩子的尸体都干了。小六子的骨灰,大圣都不确定有没有人去领。



可荣鹰却认为大圣一直活在梦里,那段时间,他也去过出租屋一次,始终在门口踱步,看见餐车上贴着转让电话,失望透顶,转身离开了。



之后几年,他陆续从店里偷走近30万,最后一次,丈人报了警。2005年,大圣被判刑1年,坐牢期间,收到了妻子的离婚起诉书。



大圣说了来意,只听到荣鹰撂下一句“再会”。大圣有些落寞,他经过荣鹰家的窗口时,荣鹰丢出来一封信。信是还在监狱里的狱友们写的,区长还带头写了一段:



大圣一直瞒着李雪藏钱,2017年8月的一天,李雪忽然说,自己要回云南了——丈夫死了,得回去料理丧事——其实这一年,李雪过得还算有奔头,丈夫有严重的高血压和一堆并发症,活不长久也在意料之中,不然她也不会去大圣出租屋洗热水澡、不会拼命在美食摊上炒饭。



那时候,小六子跟发廊妹还有一个小白脸一起,玩了几个月,小白脸先死了。第二个礼拜,小六子也死了。轮到发廊女死在房间里时,摇篮里还有个孩子,可能还不到一岁。当时是夏天,等他们被外人发现的时候,孩子的尸体都干了。小六子的骨灰,大圣都不确定有没有人去领。



2007年,父母帮他填了2万的赌债,大圣没脸在家啃老,跟两个发小去了无锡苦钱(挣辛苦钱)。结果3人到了无锡,又开始没日没夜地吸毒。那些日子,他们躺在东亭出租屋的床上,一边端着白粉,一边商量着如何搞到一票大钱。



二十几个人就齐刷刷站起,端桌子端板凳,把瘦子的摊位挪到了一旁。有人骂瘦子“占着茅坑不屙屎”,瘦子不敢说话,就有人“随手”指挥着大圣停在一旁的餐车,移到瘦子的位置上。



包工头从拖拉机上拿了把铁锹,要拍大圣,大圣回厨房拿了把菜刀,要剁包工头。长兵对短刃,大圣先是躲,瞅准时机,照着包工头手上就是一刀,然后把刀往腰上一别,拉开柜台抽屉把里面的钱往兜里揣了一把,转头跑了。



他“进去”过两次,都是“文化罪”——头一次是2011年,制售盗版碟,房东“点的水”。那个房东是无锡有名的王八蛋,荣鹰花高价租了他的房子,本是想有个社会关系庇护,结果此人倒因贩毒进去了,数量巨大,怕吃枪子,举报了一大批人,其中就有荣鹰。



女人们来自天南海北,都是进城苦钱的庄稼人,见大圣这幅富态面孔,笃信他是个落魄的老板,纷纷贴靠上来。大圣鼓动女人们投资创业,说自己考察了上马墩区域,餐饮业可日赚千元。有两三个女人心动了——她们都有家,但人过中年,日子过淡了,事也看淡了,乐意寻些新鲜劲儿。大圣耐住性子,“考察”了一番,“哪个是能干的,哪个是想跟我搞婚外情的,可得分析清楚”。



荣鹰带着几个朋友常来大圣的摊位捧场,李胖姐是其中之一,她时不常也帮着操心,规劝大圣专注起来:“你们食材第二天坏了怎么办?冰柜也么(没)买一只。”



还有几个本地人也常来大圣的摊位喝茶聊天,荣鹰老婆也常帮着招呼客人,用无锡话揽客,有时大伙儿一起待到凌晨才回去。



大圣抱怨,两年衣服白洗了,手上都洗出了冻疮。他心不甘,特意要了区长的联系方式,出来了才知道,是个空号。



出租屋在一楼,房间阴暗潮湿,四周都是翘起的墙皮,牛皮癣似的,盯久了身上会觉得痒。卫生间只够站一个人,水够热,雾气使人睁不得眼。大圣在外面听了一会儿水声,也挤了进去……



他“进去”过两次,都是“文化罪”——头一次是2011年,制售盗版碟,房东“点的水”。那个房东是无锡有名的王八蛋,荣鹰花高价租了他的房子,本是想有个社会关系庇护,结果此人倒因贩毒进去了,数量巨大,怕吃枪子,举报了一大批人,其中就有荣鹰。



好在大圣脑筋活络,善于结交人脉。虽在他陕西长大,但继承了父母的东北口音。他因偷车获刑10年6个月,在狱中却常常用东北腔吹嘘自己入狱前的人生,什么当特种兵、造炮弹、砍人、娶白富美……给我们勾勒出一幅幅壮烈的江湖画卷。没人计较故事的真伪,大伙儿听完,派支烟过去,权当听书的酬劳。他双手接过,将烟一个根根捋直,小心翼翼地放入一个废弃的烟盒里。



往后两个多月的时间,大圣都是在大半夜和七八个中年妇女一起干快递分拣的活儿。女人们都盯着他,说看他的长相不像是干苦活的,“不是总公司派过来的,就是来暗访的”。几个好奇心重的还真上前去问,你是不是谁的亲戚?他就顺口扯谎,说自己做生意折光本钱,找份活儿过渡过渡,准备东山再起。



生意红火,除了大圣的设计天赋、抢来的好摊点、朋友们的帮衬,还有最重要的一项,就是李雪太勤快,炒饭把胳膊都炒肿了。



2016年底,美食摊日营业额突破800,还有人花2万加盟,大圣就帮他设计了辆一模一样的餐车。生意有了起色,大圣就想扩大经营——主要也是受了斜对面羊肉店的刺激,“生羊肉28,烧熟了能卖98”。



这个47岁、身高1米72的陕西汉子,挺着结实的啤酒肚,孤零零地站在巨大的监狱大门旁,两眼放空,心里琢磨着,是自己没把“大哥”的衣服洗干净,还是“大哥”觉得自己嘴巴不牢靠。



大圣给一个区长洗了2年衣服,区长常帮他规划狱外人生。大圣觉得当官的就是会讲道理,格外珍惜这段牢狱机缘——小老百姓哪有这样的机会?



我俩在同一个监区朝夕相处了3年,但大圣很少认真说自己以前的事。他抽烟时喜欢转动手臂,滚圆的右臂上有一个用雪茄烫出的疤,比硬币稍大,形成一个溜光润滑的凹洞。



那一年8月2号晚,我放弃了最后一餐,去水房砸碗,看见大圣正在洗衣服——为了两个月后出去有活干,大圣几乎成了“大哥”的洗衣工。我站在垃圾桶旁边,将自己用了7年的白色塑料碗高举过头顶,重重摔下,碗着地后又弹了起来,直接蹦进了大圣的洗衣盆。



2015年10月,大圣出狱,在监狱门口,被人放了鸽子。本来监狱里有个“大哥”答应在他出来之后,给他一份“背货”(运毒)的差事,一趟活2万——这种卖命钱着实是下下策,但大圣需要钱,他计划好了,干这活起码能弄到50万——可等来等去,“大哥”都没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