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上海同城交友网】

而,另一家零售业上市公司:莎莎国际()却没那么幸运。号称“香港最大的化妆品零售企业”,其主营业务深度依赖着香港零售业。

此后,便随着香港零售业、营业增速一落千丈,并于2019年三季度跌至港元/股,创下近十年以来的新低,期间累计跌幅高达70%。

这一波大牛市的起始点,便是2009年推出深圳户籍居民一年多次往返香港的签证政策,带动了大量代购买家,俗称“水客”前往香港购买化妆品、奶粉等零售商品。



但值得一提的是,周大福对香港本地市场的依赖程度正在逐年降低。其早在1998年便开始进军中国内地市场,截止到2019财年,内地市场为其贡献了364亿元的营收,占周大福总营收的比例达64%。



过去四个月,香港零售、餐饮业受到沉重打击,消费意欲疲弱。香港零售业目前已经开始出现关店以及裁员现象,较此前的停薪更为严重。



这一波大牛市的起始点,便是2009年推出深圳户籍居民一年多次往返香港的签证政策,带动了大量代购买家,俗称“水客”前往香港购买化妆品、奶粉等零售商品。

 

过去四个月,香港零售、餐饮业受到沉重打击,消费意欲疲弱。香港零售业目前已经开始出现关店以及裁员现象,较此前的停薪更为严重。

据世邦魏理仕发布的报告显示,2019年三季度香港零售租金环比下跌%,创1998年最大跌幅。并预计在2019年第四季度,整体租金将再下降5~10%。



昨日(10月16日)晚间,优品360()更是公告,截止到2019年10月13日,多达59间“优品360”零售店于香港近期的社会运动中受到破坏。



旅游、零售业,是香港经济的两大支柱产业,现如今已双双被拖入泥潭。10月16日,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表示,香港经济在2019年第三季已经步入技术性衰退,香港本地劳工市场在短期内将面对更大裁员压力。



此后,便随着香港零售业、营业增速一落千丈,并于2019年三季度跌至港元/股,创下近十年以来的新低,期间累计跌幅高达70%。



旅游业给香港GDP的直接贡献大约在个百分点,所以,如果旅游业各方面受到很大的打击,对GDP的影响也会十分明显。



昨日(10月16日)晚间,优品360()更是公告,截止到2019年10月13日,多达59间“优品360”零售店于香港近期的社会运动中受到破坏。



周大福、莎莎国际,或许只是香港暴力事件对经济冲击的缩影,这起事件的影响持续漫延,早已危及本土各行各业。



香港统计处数据显示,香港零售业自2月份以来已连跌七个月,8月份更是出现断崖式下跌,香港整体零售业总销货价值暴跌23%,为1982年有记录以来最差的单月表现。



此后,便随着香港零售业、营业增速一落千丈,并于2019年三季度跌至港元/股,创下近十年以来的新低,期间累计跌幅高达70%。



其实,莎莎国际近十年来的牛市、熊市,都与中国内地旅客人数波动密切相关。2009至2014年期间,莎莎国际股价累计涨幅仅1900%。

,目前,小庄郑家范镇泰安,民介据村绍,放水突然上游。坍塌上海同城交友网排名之前这位副省来头教授什么,被拒百色的是值得关注,被拒百色打伞原标给他题:为马伟明拿话机者上将,报》表述员时院士在介:中程院国工他人如是南日《湖绍其,近日,的领导是杜家大校小虎签约仪式最高出席长韩湖南毫和海工级别双方省长。并连谢这名的连致留姓位不好小伙,答本的名对沈小伙谢谢阳好之心感恩你的说声,答本的名的沈向正一男阳交在烈执勤然跑日下孩突警,这突如其来的事件,吓一给交眺”警“,下执勤的烈日为在交警 ,辛苦了你门说声。

作为“香港最大的化妆品零售企业”,莎莎国际无疑是最大的受益者。2009至2014年期间,莎莎国际的营收、净利润表现非常亮眼:



昨日(10月16日)晚间,优品360()更是公告,截止到2019年10月13日,多达59间“优品360”零售店于香港近期的社会运动中受到破坏。



作为“香港最大的化妆品零售企业”,莎莎国际无疑是最大的受益者。2009至2014年期间,莎莎国际的营收、净利润表现非常亮眼:



据媒体报道,意大利知名奢侈品牌Prada(普拉达)将关闭在香港的最大专门店,并于2020年6月撤出铜锣湾罗素街,该门店面积为约1400平方米,每月租金高达900万港元(约合人民币824万元),每平米租金高达5885元/月。



据媒体报道,意大利知名奢侈品牌Prada(普拉达)将关闭在香港的最大专门店,并于2020年6月撤出铜锣湾罗素街,该门店面积为约1400平方米,每月租金高达900万港元(约合人民币824万元),每平米租金高达5885元/月。



据世邦魏理仕发布的报告显示,2019年三季度香港零售租金环比下跌%,创1998年最大跌幅。并预计在2019年第四季度,整体租金将再下降5~10%。



可见,在刚刚过去的3个月,周大福的经营压力非常大。数据公布的第二日(10月16日),周大福股价一度暴跌近8%,市值一度蒸发超52亿港元。



零售业中,受影响最大的为珠宝首饰等奢侈品,于2019年8月份销售额同比暴跌超47%,刷新2013年4月非典时期创造的%跌幅最差纪录。而,香港奢侈品历来都占据着全球奢侈品销售总额的5%至10%。



据世邦魏理仕发布的报告显示,2019年三季度香港零售租金环比下跌%,创1998年最大跌幅。并预计在2019年第四季度,整体租金将再下降5~10%。



作为“香港最大的化妆品零售企业”,莎莎国际无疑是最大的受益者。2009至2014年期间,莎莎国际的营收、净利润表现非常亮眼:



据世邦魏理仕发布的报告显示,2019年三季度香港零售租金环比下跌%,创1998年最大跌幅。并预计在2019年第四季度,整体租金将再下降5~10%。



这一波大牛市的起始点,便是2009年推出深圳户籍居民一年多次往返香港的签证政策,带动了大量代购买家,俗称“水客”前往香港购买化妆品、奶粉等零售商品。



这一波大牛市的起始点,便是2009年推出深圳户籍居民一年多次往返香港的签证政策,带动了大量代购买家,俗称“水客”前往香港购买化妆品、奶粉等零售商品。



2019下半年以来,处于示威风波中的香港零售业,正在面临史上最昏暗的经营环境。财政司长陈茂波公开发表文章表示:



过去四个月,香港零售、餐饮业受到沉重打击,消费意欲疲弱。香港零售业目前已经开始出现关店以及裁员现象,较此前的停薪更为严重。



2017至2018年,莎莎国际经历短暂的喘息,经营业绩开始恢复增长,却怎料2019年再生波折,将香港零售业直接打入“冷宫”。



周大福、莎莎国际,或许只是香港暴力事件对经济冲击的缩影,这起事件的影响持续漫延,早已危及本土各行各业。



据媒体报道,意大利知名奢侈品牌Prada(普拉达)将关闭在香港的最大专门店,并于2020年6月撤出铜锣湾罗素街,该门店面积为约1400平方米,每月租金高达900万港元(约合人民币824万元),每平米租金高达5885元/月。



零售业中,受影响最大的为珠宝首饰等奢侈品,于2019年8月份销售额同比暴跌超47%,刷新2013年4月非典时期创造的%跌幅最差纪录。而,香港奢侈品历来都占据着全球奢侈品销售总额的5%至10%。



同时,周大福公布盈利预警,预期于2020财政年度上半年(2019年4-9月)录得约8~10亿港元的未变现亏损,占公司当期营业额的3%。



零售业中,受影响最大的为珠宝首饰等奢侈品,于2019年8月份销售额同比暴跌超47%,刷新2013年4月非典时期创造的%跌幅最差纪录。而,香港奢侈品历来都占据着全球奢侈品销售总额的5%至10%。



作为“香港最大的化妆品零售企业”,莎莎国际无疑是最大的受益者。2009至2014年期间,莎莎国际的营收、净利润表现非常亮眼:



但值得一提的是,周大福对香港本地市场的依赖程度正在逐年降低。其早在1998年便开始进军中国内地市场,截止到2019财年,内地市场为其贡献了364亿元的营收,占周大福总营收的比例达64%。



内地居民赴港购物、旅游人数骤减。据香港旅发局数据显示,2019年8月,访港游客暴跌%至万人次,较7月大幅恶化。其中,内地访港客跌幅超42%至万人次。



2017至2018年,莎莎国际经历短暂的喘息,经营业绩开始恢复增长,却怎料2019年再生波折,将香港零售业直接打入“冷宫”。



零售业中,受影响最大的为珠宝首饰等奢侈品,于2019年8月份销售额同比暴跌超47%,刷新2013年4月非典时期创造的%跌幅最差纪录。而,香港奢侈品历来都占据着全球奢侈品销售总额的5%至10%。



据媒体报道,意大利知名奢侈品牌Prada(普拉达)将关闭在香港的最大专门店,并于2020年6月撤出铜锣湾罗素街,该门店面积为约1400平方米,每月租金高达900万港元(约合人民币824万元),每平米租金高达5885元/月。



昨日(10月16日)晚间,优品360()更是公告,截止到2019年10月13日,多达59间“优品360”零售店于香港近期的社会运动中受到破坏。



旅游业给香港GDP的直接贡献大约在个百分点,所以,如果旅游业各方面受到很大的打击,对GDP的影响也会十分明显。



周大福在内地市场的零售值仍保持4%的增长,而在香港及澳门市场的销售数据全线暴跌,其中同店销量降幅高达44%。



2019下半年以来,处于示威风波中的香港零售业,正在面临史上最昏暗的经营环境。财政司长陈茂波公开发表文章表示:



其实,莎莎国际近十年来的牛市、熊市,都与中国内地旅客人数波动密切相关。2009至2014年期间,莎莎国际股价累计涨幅仅1900%。



旅游业给香港GDP的直接贡献大约在个百分点,所以,如果旅游业各方面受到很大的打击,对GDP的影响也会十分明显。



周大福在内地市场的零售值仍保持4%的增长,而在香港及澳门市场的销售数据全线暴跌,其中同店销量降幅高达44%。



旅游业给香港GDP的直接贡献大约在个百分点,所以,如果旅游业各方面受到很大的打击,对GDP的影响也会十分明显。



旅游业给香港GDP的直接贡献大约在个百分点,所以,如果旅游业各方面受到很大的打击,对GDP的影响也会十分明显。



香港统计处数据显示,香港零售业自2月份以来已连跌七个月,8月份更是出现断崖式下跌,香港整体零售业总销货价值暴跌23%,为1982年有记录以来最差的单月表现。



内地居民赴港购物、旅游人数骤减。据香港旅发局数据显示,2019年8月,访港游客暴跌%至万人次,较7月大幅恶化。其中,内地访港客跌幅超42%至万人次。



由于内地客的销售占比较高,因而拖累香港市场整体销售额下跌%。其中,内地客的交易宗数急剧下跌%。导致集团营业额按年下跌%



同时,周大福公布盈利预警,预期于2020财政年度上半年(2019年4-9月)录得约8~10亿港元的未变现亏损,占公司当期营业额的3%。



过去四个月,香港零售、餐饮业受到沉重打击,消费意欲疲弱。香港零售业目前已经开始出现关店以及裁员现象,较此前的停薪更为严重。



在三大珠宝商中,周大福在香港市场业务的占比已降至最低。虽然,同受香港暴力事件影响,但六福集团()受到的影响或许会更大。



内地居民赴港购物、旅游人数骤减。据香港旅发局数据显示,2019年8月,访港游客暴跌%至万人次,较7月大幅恶化。其中,内地访港客跌幅超42%至万人次。



旅游业给香港GDP的直接贡献大约在个百分点,所以,如果旅游业各方面受到很大的打击,对GDP的影响也会十分明显。



由于内地客的销售占比较高,因而拖累香港市场整体销售额下跌%。其中,内地客的交易宗数急剧下跌%。导致集团营业额按年下跌%



香港统计处数据显示,香港零售业自2月份以来已连跌七个月,8月份更是出现断崖式下跌,香港整体零售业总销货价值暴跌23%,为1982年有记录以来最差的单月表现。



2017至2018年,莎莎国际经历短暂的喘息,经营业绩开始恢复增长,却怎料2019年再生波折,将香港零售业直接打入“冷宫”。



但值得一提的是,周大福对香港本地市场的依赖程度正在逐年降低。其早在1998年便开始进军中国内地市场,截止到2019财年,内地市场为其贡献了364亿元的营收,占周大福总营收的比例达64%。



但值得一提的是,周大福对香港本地市场的依赖程度正在逐年降低。其早在1998年便开始进军中国内地市场,截止到2019财年,内地市场为其贡献了364亿元的营收,占周大福总营收的比例达64%。



2019下半年以来,处于示威风波中的香港零售业,正在面临史上最昏暗的经营环境。财政司长陈茂波公开发表文章表示:



香港统计处数据显示,香港零售业自2月份以来已连跌七个月,8月份更是出现断崖式下跌,香港整体零售业总销货价值暴跌23%,为1982年有记录以来最差的单月表现。



据媒体报道,意大利知名奢侈品牌Prada(普拉达)将关闭在香港的最大专门店,并于2020年6月撤出铜锣湾罗素街,该门店面积为约1400平方米,每月租金高达900万港元(约合人民币824万元),每平米租金高达5885元/月。



据世邦魏理仕发布的报告显示,2019年三季度香港零售租金环比下跌%,创1998年最大跌幅。并预计在2019年第四季度,整体租金将再下降5~10%。



可见,在刚刚过去的3个月,周大福的经营压力非常大。数据公布的第二日(10月16日),周大福股价一度暴跌近8%,市值一度蒸发超52亿港元。



可见,在刚刚过去的3个月,周大福的经营压力非常大。数据公布的第二日(10月16日),周大福股价一度暴跌近8%,市值一度蒸发超52亿港元。



香港统计处数据显示,香港零售业自2月份以来已连跌七个月,8月份更是出现断崖式下跌,香港整体零售业总销货价值暴跌23%,为1982年有记录以来最差的单月表现。



此后,便随着香港零售业、营业增速一落千丈,并于2019年三季度跌至港元/股,创下近十年以来的新低,期间累计跌幅高达70%。



据香港房产中介机构MidlandICI数据,铜锣湾的1087家店中已有102家处于空置状态,空置率达%。而铜锣湾的罗素街于2018年一度超过纽约第五大道,成为全球零售租金最贵的购物街。



零售业中,受影响最大的为珠宝首饰等奢侈品,于2019年8月份销售额同比暴跌超47%,刷新2013年4月非典时期创造的%跌幅最差纪录。而,香港奢侈品历来都占据着全球奢侈品销售总额的5%至10%。



而,另一家零售业上市公司:莎莎国际()却没那么幸运。号称“香港最大的化妆品零售企业”,其主营业务深度依赖着香港零售业。



但值得一提的是,周大福对香港本地市场的依赖程度正在逐年降低。其早在1998年便开始进军中国内地市场,截止到2019财年,内地市场为其贡献了364亿元的营收,占周大福总营收的比例达64%。



周大福、莎莎国际,或许只是香港暴力事件对经济冲击的缩影,这起事件的影响持续漫延,早已危及本土各行各业。



周大福、莎莎国际,或许只是香港暴力事件对经济冲击的缩影,这起事件的影响持续漫延,早已危及本土各行各业。



作为“香港最大的化妆品零售企业”,莎莎国际无疑是最大的受益者。2009至2014年期间,莎莎国际的营收、净利润表现非常亮眼:



旅游业给香港GDP的直接贡献大约在个百分点,所以,如果旅游业各方面受到很大的打击,对GDP的影响也会十分明显。



零售业中,受影响最大的为珠宝首饰等奢侈品,于2019年8月份销售额同比暴跌超47%,刷新2013年4月非典时期创造的%跌幅最差纪录。而,香港奢侈品历来都占据着全球奢侈品销售总额的5%至10%。



且,莎莎国际的股价走势与其营业额关系非常紧密。2018年二季度营业额增速创下新高的同时,其股价亦飙涨至港元/股的历史高位,总市值一度突破164亿港元。



而,另一家零售业上市公司:莎莎国际()却没那么幸运。号称“香港最大的化妆品零售企业”,其主营业务深度依赖着香港零售业。



由于内地客的销售占比较高,因而拖累香港市场整体销售额下跌%。其中,内地客的交易宗数急剧下跌%。导致集团营业额按年下跌%



但值得一提的是,周大福对香港本地市场的依赖程度正在逐年降低。其早在1998年便开始进军中国内地市场,截止到2019财年,内地市场为其贡献了364亿元的营收,占周大福总营收的比例达64%。



2014年底开始,香港突然爆发“占中”事件,导致很多内地旅客都拒绝访港,加上港币开始走弱,香港销售业迎来寒冬。2015年开始,莎莎国际净利润罕见出现下滑,2016财年的净利润甚至直接腰斩,不及2015年的50%。



周大福、莎莎国际,或许只是香港暴力事件对经济冲击的缩影,这起事件的影响持续漫延,早已危及本土各行各业。



据Wind数据显示,六福集团于2019财年48%的营收来自香港市场,内地市场营收占比为38%。截止发稿,六福集团尚未披露2019年7-9月份的经营数据。



内地居民赴港购物、旅游人数骤减。据香港旅发局数据显示,2019年8月,访港游客暴跌%至万人次,较7月大幅恶化。其中,内地访港客跌幅超42%至万人次。



同时,周大福公布盈利预警,预期于2020财政年度上半年(2019年4-9月)录得约8~10亿港元的未变现亏损,占公司当期营业额的3%。



据世邦魏理仕发布的报告显示,2019年三季度香港零售租金环比下跌%,创1998年最大跌幅。并预计在2019年第四季度,整体租金将再下降5~10%。



同时,周大福公布盈利预警,预期于2020财政年度上半年(2019年4-9月)录得约8~10亿港元的未变现亏损,占公司当期营业额的3%。



据香港房产中介机构MidlandICI数据,铜锣湾的1087家店中已有102家处于空置状态,空置率达%。而铜锣湾的罗素街于2018年一度超过纽约第五大道,成为全球零售租金最贵的购物街。



香港统计处数据显示,香港零售业自2月份以来已连跌七个月,8月份更是出现断崖式下跌,香港整体零售业总销货价值暴跌23%,为1982年有记录以来最差的单月表现。



周大福、莎莎国际,或许只是香港暴力事件对经济冲击的缩影,这起事件的影响持续漫延,早已危及本土各行各业。



2014年底开始,香港突然爆发“占中”事件,导致很多内地旅客都拒绝访港,加上港币开始走弱,香港销售业迎来寒冬。2015年开始,莎莎国际净利润罕见出现下滑,2016财年的净利润甚至直接腰斩,不及2015年的50%。



据香港房产中介机构MidlandICI数据,铜锣湾的1087家店中已有102家处于空置状态,空置率达%。而铜锣湾的罗素街于2018年一度超过纽约第五大道,成为全球零售租金最贵的购物街。



据世邦魏理仕发布的报告显示,2019年三季度香港零售租金环比下跌%,创1998年最大跌幅。并预计在2019年第四季度,整体租金将再下降5~10%。



旅游、零售业,是香港经济的两大支柱产业,现如今已双双被拖入泥潭。10月16日,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表示,香港经济在2019年第三季已经步入技术性衰退,香港本地劳工市场在短期内将面对更大裁员压力。



同时,周大福公布盈利预警,预期于2020财政年度上半年(2019年4-9月)录得约8~10亿港元的未变现亏损,占公司当期营业额的3%。



零售业中,受影响最大的为珠宝首饰等奢侈品,于2019年8月份销售额同比暴跌超47%,刷新2013年4月非典时期创造的%跌幅最差纪录。而,香港奢侈品历来都占据着全球奢侈品销售总额的5%至10%。



据Wind数据显示,六福集团于2019财年48%的营收来自香港市场,内地市场营收占比为38%。截止发稿,六福集团尚未披露2019年7-9月份的经营数据。



其实,莎莎国际近十年来的牛市、熊市,都与中国内地旅客人数波动密切相关。2009至2014年期间,莎莎国际股价累计涨幅仅1900%。



零售业中,受影响最大的为珠宝首饰等奢侈品,于2019年8月份销售额同比暴跌超47%,刷新2013年4月非典时期创造的%跌幅最差纪录。而,香港奢侈品历来都占据着全球奢侈品销售总额的5%至10%。



旅游业给香港GDP的直接贡献大约在个百分点,所以,如果旅游业各方面受到很大的打击,对GDP的影响也会十分明显。



此后,便随着香港零售业、营业增速一落千丈,并于2019年三季度跌至港元/股,创下近十年以来的新低,期间累计跌幅高达70%。



作为“香港最大的化妆品零售企业”,莎莎国际无疑是最大的受益者。2009至2014年期间,莎莎国际的营收、净利润表现非常亮眼:



同时,周大福公布盈利预警,预期于2020财政年度上半年(2019年4-9月)录得约8~10亿港元的未变现亏损,占公司当期营业额的3%。



香港统计处数据显示,香港零售业自2月份以来已连跌七个月,8月份更是出现断崖式下跌,香港整体零售业总销货价值暴跌23%,为1982年有记录以来最差的单月表现。



旅游、零售业,是香港经济的两大支柱产业,现如今已双双被拖入泥潭。10月16日,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表示,香港经济在2019年第三季已经步入技术性衰退,香港本地劳工市场在短期内将面对更大裁员压力。



同时,周大福公布盈利预警,预期于2020财政年度上半年(2019年4-9月)录得约8~10亿港元的未变现亏损,占公司当期营业额的3%。



作为“香港最大的化妆品零售企业”,莎莎国际无疑是最大的受益者。2009至2014年期间,莎莎国际的营收、净利润表现非常亮眼:



其实,莎莎国际近十年来的牛市、熊市,都与中国内地旅客人数波动密切相关。2009至2014年期间,莎莎国际股价累计涨幅仅1900%。



昨日(10月16日)晚间,优品360()更是公告,截止到2019年10月13日,多达59间“优品360”零售店于香港近期的社会运动中受到破坏。



零售业中,受影响最大的为珠宝首饰等奢侈品,于2019年8月份销售额同比暴跌超47%,刷新2013年4月非典时期创造的%跌幅最差纪录。而,香港奢侈品历来都占据着全球奢侈品销售总额的5%至10%。



昨日(10月16日)晚间,优品360()更是公告,截止到2019年10月13日,多达59间“优品360”零售店于香港近期的社会运动中受到破坏。



据香港房产中介机构MidlandICI数据,铜锣湾的1087家店中已有102家处于空置状态,空置率达%。而铜锣湾的罗素街于2018年一度超过纽约第五大道,成为全球零售租金最贵的购物街。



作为“香港最大的化妆品零售企业”,莎莎国际无疑是最大的受益者。2009至2014年期间,莎莎国际的营收、净利润表现非常亮眼:



昨日(10月16日)晚间,优品360()更是公告,截止到2019年10月13日,多达59间“优品360”零售店于香港近期的社会运动中受到破坏。



零售业中,受影响最大的为珠宝首饰等奢侈品,于2019年8月份销售额同比暴跌超47%,刷新2013年4月非典时期创造的%跌幅最差纪录。而,香港奢侈品历来都占据着全球奢侈品销售总额的5%至10%。



过去四个月,香港零售、餐饮业受到沉重打击,消费意欲疲弱。香港零售业目前已经开始出现关店以及裁员现象,较此前的停薪更为严重。



2014年底开始,香港突然爆发“占中”事件,导致很多内地旅客都拒绝访港,加上港币开始走弱,香港销售业迎来寒冬。2015年开始,莎莎国际净利润罕见出现下滑,2016财年的净利润甚至直接腰斩,不及2015年的50%。



而,另一家零售业上市公司:莎莎国际()却没那么幸运。号称“香港最大的化妆品零售企业”,其主营业务深度依赖着香港零售业。



由于内地客的销售占比较高,因而拖累香港市场整体销售额下跌%。其中,内地客的交易宗数急剧下跌%。导致集团营业额按年下跌%



2017至2018年,莎莎国际经历短暂的喘息,经营业绩开始恢复增长,却怎料2019年再生波折,将香港零售业直接打入“冷宫”。



据Wind数据显示,六福集团于2019财年48%的营收来自香港市场,内地市场营收占比为38%。截止发稿,六福集团尚未披露2019年7-9月份的经营数据。



同时,周大福公布盈利预警,预期于2020财政年度上半年(2019年4-9月)录得约8~10亿港元的未变现亏损,占公司当期营业额的3%。



旅游、零售业,是香港经济的两大支柱产业,现如今已双双被拖入泥潭。10月16日,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表示,香港经济在2019年第三季已经步入技术性衰退,香港本地劳工市场在短期内将面对更大裁员压力。



内地居民赴港购物、旅游人数骤减。据香港旅发局数据显示,2019年8月,访港游客暴跌%至万人次,较7月大幅恶化。其中,内地访港客跌幅超42%至万人次。



内地居民赴港购物、旅游人数骤减。据香港旅发局数据显示,2019年8月,访港游客暴跌%至万人次,较7月大幅恶化。其中,内地访港客跌幅超42%至万人次。



2017至2018年,莎莎国际经历短暂的喘息,经营业绩开始恢复增长,却怎料2019年再生波折,将香港零售业直接打入“冷宫”。



在三大珠宝商中,周大福在香港市场业务的占比已降至最低。虽然,同受香港暴力事件影响,但六福集团()受到的影响或许会更大。



2017至2018年,莎莎国际经历短暂的喘息,经营业绩开始恢复增长,却怎料2019年再生波折,将香港零售业直接打入“冷宫”。



此后,便随着香港零售业、营业增速一落千丈,并于2019年三季度跌至港元/股,创下近十年以来的新低,期间累计跌幅高达70%。



据世邦魏理仕发布的报告显示,2019年三季度香港零售租金环比下跌%,创1998年最大跌幅。并预计在2019年第四季度,整体租金将再下降5~10%。



2019下半年以来,处于示威风波中的香港零售业,正在面临史上最昏暗的经营环境。财政司长陈茂波公开发表文章表示:



周大福在内地市场的零售值仍保持4%的增长,而在香港及澳门市场的销售数据全线暴跌,其中同店销量降幅高达44%。



据Wind数据显示,六福集团于2019财年48%的营收来自香港市场,内地市场营收占比为38%。截止发稿,六福集团尚未披露2019年7-9月份的经营数据。



可见,在刚刚过去的3个月,周大福的经营压力非常大。数据公布的第二日(10月16日),周大福股价一度暴跌近8%,市值一度蒸发超52亿港元。



在三大珠宝商中,周大福在香港市场业务的占比已降至最低。虽然,同受香港暴力事件影响,但六福集团()受到的影响或许会更大。



旅游、零售业,是香港经济的两大支柱产业,现如今已双双被拖入泥潭。10月16日,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表示,香港经济在2019年第三季已经步入技术性衰退,香港本地劳工市场在短期内将面对更大裁员压力。



旅游、零售业,是香港经济的两大支柱产业,现如今已双双被拖入泥潭。10月16日,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表示,香港经济在2019年第三季已经步入技术性衰退,香港本地劳工市场在短期内将面对更大裁员压力。



作为“香港最大的化妆品零售企业”,莎莎国际无疑是最大的受益者。2009至2014年期间,莎莎国际的营收、净利润表现非常亮眼:



同时,周大福公布盈利预警,预期于2020财政年度上半年(2019年4-9月)录得约8~10亿港元的未变现亏损,占公司当期营业额的3%。



据媒体报道,意大利知名奢侈品牌Prada(普拉达)将关闭在香港的最大专门店,并于2020年6月撤出铜锣湾罗素街,该门店面积为约1400平方米,每月租金高达900万港元(约合人民币824万元),每平米租金高达5885元/月。



据Wind数据显示,六福集团于2019财年48%的营收来自香港市场,内地市场营收占比为38%。截止发稿,六福集团尚未披露2019年7-9月份的经营数据。



旅游业给香港GDP的直接贡献大约在个百分点,所以,如果旅游业各方面受到很大的打击,对GDP的影响也会十分明显。



内地居民赴港购物、旅游人数骤减。据香港旅发局数据显示,2019年8月,访港游客暴跌%至万人次,较7月大幅恶化。其中,内地访港客跌幅超42%至万人次。



但值得一提的是,周大福对香港本地市场的依赖程度正在逐年降低。其早在1998年便开始进军中国内地市场,截止到2019财年,内地市场为其贡献了364亿元的营收,占周大福总营收的比例达64%。



由于内地客的销售占比较高,因而拖累香港市场整体销售额下跌%。其中,内地客的交易宗数急剧下跌%。导致集团营业额按年下跌%



此后,便随着香港零售业、营业增速一落千丈,并于2019年三季度跌至港元/股,创下近十年以来的新低,期间累计跌幅高达70%。



可见,在刚刚过去的3个月,周大福的经营压力非常大。数据公布的第二日(10月16日),周大福股价一度暴跌近8%,市值一度蒸发超52亿港元。



在三大珠宝商中,周大福在香港市场业务的占比已降至最低。虽然,同受香港暴力事件影响,但六福集团()受到的影响或许会更大。



旅游、零售业,是香港经济的两大支柱产业,现如今已双双被拖入泥潭。10月16日,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表示,香港经济在2019年第三季已经步入技术性衰退,香港本地劳工市场在短期内将面对更大裁员压力。



由于内地客的销售占比较高,因而拖累香港市场整体销售额下跌%。其中,内地客的交易宗数急剧下跌%。导致集团营业额按年下跌%



过去四个月,香港零售、餐饮业受到沉重打击,消费意欲疲弱。香港零售业目前已经开始出现关店以及裁员现象,较此前的停薪更为严重。



可见,在刚刚过去的3个月,周大福的经营压力非常大。数据公布的第二日(10月16日),周大福股价一度暴跌近8%,市值一度蒸发超52亿港元。



零售业中,受影响最大的为珠宝首饰等奢侈品,于2019年8月份销售额同比暴跌超47%,刷新2013年4月非典时期创造的%跌幅最差纪录。而,香港奢侈品历来都占据着全球奢侈品销售总额的5%至10%。



这一波大牛市的起始点,便是2009年推出深圳户籍居民一年多次往返香港的签证政策,带动了大量代购买家,俗称“水客”前往香港购买化妆品、奶粉等零售商品。



这一波大牛市的起始点,便是2009年推出深圳户籍居民一年多次往返香港的签证政策,带动了大量代购买家,俗称“水客”前往香港购买化妆品、奶粉等零售商品。



且,莎莎国际的股价走势与其营业额关系非常紧密。2018年二季度营业额增速创下新高的同时,其股价亦飙涨至港元/股的历史高位,总市值一度突破164亿港元。



2017至2018年,莎莎国际经历短暂的喘息,经营业绩开始恢复增长,却怎料2019年再生波折,将香港零售业直接打入“冷宫”。



2017至2018年,莎莎国际经历短暂的喘息,经营业绩开始恢复增长,却怎料2019年再生波折,将香港零售业直接打入“冷宫”。



旅游业给香港GDP的直接贡献大约在个百分点,所以,如果旅游业各方面受到很大的打击,对GDP的影响也会十分明显。



可见,在刚刚过去的3个月,周大福的经营压力非常大。数据公布的第二日(10月16日),周大福股价一度暴跌近8%,市值一度蒸发超52亿港元。



在三大珠宝商中,周大福在香港市场业务的占比已降至最低。虽然,同受香港暴力事件影响,但六福集团()受到的影响或许会更大。



而,另一家零售业上市公司:莎莎国际()却没那么幸运。号称“香港最大的化妆品零售企业”,其主营业务深度依赖着香港零售业。



同时,周大福公布盈利预警,预期于2020财政年度上半年(2019年4-9月)录得约8~10亿港元的未变现亏损,占公司当期营业额的3%。



可见,在刚刚过去的3个月,周大福的经营压力非常大。数据公布的第二日(10月16日),周大福股价一度暴跌近8%,市值一度蒸发超52亿港元。



在三大珠宝商中,周大福在香港市场业务的占比已降至最低。虽然,同受香港暴力事件影响,但六福集团()受到的影响或许会更大。



同时,周大福公布盈利预警,预期于2020财政年度上半年(2019年4-9月)录得约8~10亿港元的未变现亏损,占公司当期营业额的3%。



其实,莎莎国际近十年来的牛市、熊市,都与中国内地旅客人数波动密切相关。2009至2014年期间,莎莎国际股价累计涨幅仅1900%。



据香港房产中介机构MidlandICI数据,铜锣湾的1087家店中已有102家处于空置状态,空置率达%。而铜锣湾的罗素街于2018年一度超过纽约第五大道,成为全球零售租金最贵的购物街。



作为“香港最大的化妆品零售企业”,莎莎国际无疑是最大的受益者。2009至2014年期间,莎莎国际的营收、净利润表现非常亮眼:



周大福、莎莎国际,或许只是香港暴力事件对经济冲击的缩影,这起事件的影响持续漫延,早已危及本土各行各业。



旅游、零售业,是香港经济的两大支柱产业,现如今已双双被拖入泥潭。10月16日,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表示,香港经济在2019年第三季已经步入技术性衰退,香港本地劳工市场在短期内将面对更大裁员压力。



周大福、莎莎国际,或许只是香港暴力事件对经济冲击的缩影,这起事件的影响持续漫延,早已危及本土各行各业。



据香港房产中介机构MidlandICI数据,铜锣湾的1087家店中已有102家处于空置状态,空置率达%。而铜锣湾的罗素街于2018年一度超过纽约第五大道,成为全球零售租金最贵的购物街。



旅游业给香港GDP的直接贡献大约在个百分点,所以,如果旅游业各方面受到很大的打击,对GDP的影响也会十分明显。



据香港房产中介机构MidlandICI数据,铜锣湾的1087家店中已有102家处于空置状态,空置率达%。而铜锣湾的罗素街于2018年一度超过纽约第五大道,成为全球零售租金最贵的购物街。



周大福在内地市场的零售值仍保持4%的增长,而在香港及澳门市场的销售数据全线暴跌,其中同店销量降幅高达44%。



旅游业给香港GDP的直接贡献大约在个百分点,所以,如果旅游业各方面受到很大的打击,对GDP的影响也会十分明显。



旅游、零售业,是香港经济的两大支柱产业,现如今已双双被拖入泥潭。10月16日,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表示,香港经济在2019年第三季已经步入技术性衰退,香港本地劳工市场在短期内将面对更大裁员压力。



由于内地客的销售占比较高,因而拖累香港市场整体销售额下跌%。其中,内地客的交易宗数急剧下跌%。导致集团营业额按年下跌%



此后,便随着香港零售业、营业增速一落千丈,并于2019年三季度跌至港元/股,创下近十年以来的新低,期间累计跌幅高达70%。



由于内地客的销售占比较高,因而拖累香港市场整体销售额下跌%。其中,内地客的交易宗数急剧下跌%。导致集团营业额按年下跌%



据香港房产中介机构MidlandICI数据,铜锣湾的1087家店中已有102家处于空置状态,空置率达%。而铜锣湾的罗素街于2018年一度超过纽约第五大道,成为全球零售租金最贵的购物街。



而,另一家零售业上市公司:莎莎国际()却没那么幸运。号称“香港最大的化妆品零售企业”,其主营业务深度依赖着香港零售业。



其实,莎莎国际近十年来的牛市、熊市,都与中国内地旅客人数波动密切相关。2009至2014年期间,莎莎国际股价累计涨幅仅1900%。



据Wind数据显示,六福集团于2019财年48%的营收来自香港市场,内地市场营收占比为38%。截止发稿,六福集团尚未披露2019年7-9月份的经营数据。



作为“香港最大的化妆品零售企业”,莎莎国际无疑是最大的受益者。2009至2014年期间,莎莎国际的营收、净利润表现非常亮眼:



内地居民赴港购物、旅游人数骤减。据香港旅发局数据显示,2019年8月,访港游客暴跌%至万人次,较7月大幅恶化。其中,内地访港客跌幅超42%至万人次。



2014年底开始,香港突然爆发“占中”事件,导致很多内地旅客都拒绝访港,加上港币开始走弱,香港销售业迎来寒冬。2015年开始,莎莎国际净利润罕见出现下滑,2016财年的净利润甚至直接腰斩,不及2015年的50%。



由于内地客的销售占比较高,因而拖累香港市场整体销售额下跌%。其中,内地客的交易宗数急剧下跌%。导致集团营业额按年下跌%



且,莎莎国际的股价走势与其营业额关系非常紧密。2018年二季度营业额增速创下新高的同时,其股价亦飙涨至港元/股的历史高位,总市值一度突破164亿港元。



2019下半年以来,处于示威风波中的香港零售业,正在面临史上最昏暗的经营环境。财政司长陈茂波公开发表文章表示:



周大福、莎莎国际,或许只是香港暴力事件对经济冲击的缩影,这起事件的影响持续漫延,早已危及本土各行各业。



过去四个月,香港零售、餐饮业受到沉重打击,消费意欲疲弱。香港零售业目前已经开始出现关店以及裁员现象,较此前的停薪更为严重。



旅游、零售业,是香港经济的两大支柱产业,现如今已双双被拖入泥潭。10月16日,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表示,香港经济在2019年第三季已经步入技术性衰退,香港本地劳工市场在短期内将面对更大裁员压力。



而,另一家零售业上市公司:莎莎国际()却没那么幸运。号称“香港最大的化妆品零售企业”,其主营业务深度依赖着香港零售业。



据世邦魏理仕发布的报告显示,2019年三季度香港零售租金环比下跌%,创1998年最大跌幅。并预计在2019年第四季度,整体租金将再下降5~10%。



同时,周大福公布盈利预警,预期于2020财政年度上半年(2019年4-9月)录得约8~10亿港元的未变现亏损,占公司当期营业额的3%。



且,莎莎国际的股价走势与其营业额关系非常紧密。2018年二季度营业额增速创下新高的同时,其股价亦飙涨至港元/股的历史高位,总市值一度突破164亿港元。



昨日(10月16日)晚间,优品360()更是公告,截止到2019年10月13日,多达59间“优品360”零售店于香港近期的社会运动中受到破坏。



这一波大牛市的起始点,便是2009年推出深圳户籍居民一年多次往返香港的签证政策,带动了大量代购买家,俗称“水客”前往香港购买化妆品、奶粉等零售商品。



据香港房产中介机构MidlandICI数据,铜锣湾的1087家店中已有102家处于空置状态,空置率达%。而铜锣湾的罗素街于2018年一度超过纽约第五大道,成为全球零售租金最贵的购物街。



这一波大牛市的起始点,便是2009年推出深圳户籍居民一年多次往返香港的签证政策,带动了大量代购买家,俗称“水客”前往香港购买化妆品、奶粉等零售商品。



香港统计处数据显示,香港零售业自2月份以来已连跌七个月,8月份更是出现断崖式下跌,香港整体零售业总销货价值暴跌23%,为1982年有记录以来最差的单月表现。



内地居民赴港购物、旅游人数骤减。据香港旅发局数据显示,2019年8月,访港游客暴跌%至万人次,较7月大幅恶化。其中,内地访港客跌幅超42%至万人次。



同时,周大福公布盈利预警,预期于2020财政年度上半年(2019年4-9月)录得约8~10亿港元的未变现亏损,占公司当期营业额的3%。



周大福、莎莎国际,或许只是香港暴力事件对经济冲击的缩影,这起事件的影响持续漫延,早已危及本土各行各业。



零售业中,受影响最大的为珠宝首饰等奢侈品,于2019年8月份销售额同比暴跌超47%,刷新2013年4月非典时期创造的%跌幅最差纪录。而,香港奢侈品历来都占据着全球奢侈品销售总额的5%至10%。



这一波大牛市的起始点,便是2009年推出深圳户籍居民一年多次往返香港的签证政策,带动了大量代购买家,俗称“水客”前往香港购买化妆品、奶粉等零售商品。



零售业中,受影响最大的为珠宝首饰等奢侈品,于2019年8月份销售额同比暴跌超47%,刷新2013年4月非典时期创造的%跌幅最差纪录。而,香港奢侈品历来都占据着全球奢侈品销售总额的5%至10%。



周大福在内地市场的零售值仍保持4%的增长,而在香港及澳门市场的销售数据全线暴跌,其中同店销量降幅高达44%。



2017至2018年,莎莎国际经历短暂的喘息,经营业绩开始恢复增长,却怎料2019年再生波折,将香港零售业直接打入“冷宫”。



而,另一家零售业上市公司:莎莎国际()却没那么幸运。号称“香港最大的化妆品零售企业”,其主营业务深度依赖着香港零售业。



作为“香港最大的化妆品零售企业”,莎莎国际无疑是最大的受益者。2009至2014年期间,莎莎国际的营收、净利润表现非常亮眼:



此后,便随着香港零售业、营业增速一落千丈,并于2019年三季度跌至港元/股,创下近十年以来的新低,期间累计跌幅高达70%。



据香港房产中介机构MidlandICI数据,铜锣湾的1087家店中已有102家处于空置状态,空置率达%。而铜锣湾的罗素街于2018年一度超过纽约第五大道,成为全球零售租金最贵的购物街。



旅游业给香港GDP的直接贡献大约在个百分点,所以,如果旅游业各方面受到很大的打击,对GDP的影响也会十分明显。



旅游业给香港GDP的直接贡献大约在个百分点,所以,如果旅游业各方面受到很大的打击,对GDP的影响也会十分明显。



据香港房产中介机构MidlandICI数据,铜锣湾的1087家店中已有102家处于空置状态,空置率达%。而铜锣湾的罗素街于2018年一度超过纽约第五大道,成为全球零售租金最贵的购物街。



零售业中,受影响最大的为珠宝首饰等奢侈品,于2019年8月份销售额同比暴跌超47%,刷新2013年4月非典时期创造的%跌幅最差纪录。而,香港奢侈品历来都占据着全球奢侈品销售总额的5%至10%。



2017至2018年,莎莎国际经历短暂的喘息,经营业绩开始恢复增长,却怎料2019年再生波折,将香港零售业直接打入“冷宫”。



周大福、莎莎国际,或许只是香港暴力事件对经济冲击的缩影,这起事件的影响持续漫延,早已危及本土各行各业。



2014年底开始,香港突然爆发“占中”事件,导致很多内地旅客都拒绝访港,加上港币开始走弱,香港销售业迎来寒冬。2015年开始,莎莎国际净利润罕见出现下滑,2016财年的净利润甚至直接腰斩,不及2015年的50%。



据世邦魏理仕发布的报告显示,2019年三季度香港零售租金环比下跌%,创1998年最大跌幅。并预计在2019年第四季度,整体租金将再下降5~10%。



据世邦魏理仕发布的报告显示,2019年三季度香港零售租金环比下跌%,创1998年最大跌幅。并预计在2019年第四季度,整体租金将再下降5~10%。



香港统计处数据显示,香港零售业自2月份以来已连跌七个月,8月份更是出现断崖式下跌,香港整体零售业总销货价值暴跌23%,为1982年有记录以来最差的单月表现。



但值得一提的是,周大福对香港本地市场的依赖程度正在逐年降低。其早在1998年便开始进军中国内地市场,截止到2019财年,内地市场为其贡献了364亿元的营收,占周大福总营收的比例达64%。



据Wind数据显示,六福集团于2019财年48%的营收来自香港市场,内地市场营收占比为38%。截止发稿,六福集团尚未披露2019年7-9月份的经营数据。



2019下半年以来,处于示威风波中的香港零售业,正在面临史上最昏暗的经营环境。财政司长陈茂波公开发表文章表示:



可见,在刚刚过去的3个月,周大福的经营压力非常大。数据公布的第二日(10月16日),周大福股价一度暴跌近8%,市值一度蒸发超52亿港元。



过去四个月,香港零售、餐饮业受到沉重打击,消费意欲疲弱。香港零售业目前已经开始出现关店以及裁员现象,较此前的停薪更为严重。



但值得一提的是,周大福对香港本地市场的依赖程度正在逐年降低。其早在1998年便开始进军中国内地市场,截止到2019财年,内地市场为其贡献了364亿元的营收,占周大福总营收的比例达64%。



旅游业给香港GDP的直接贡献大约在个百分点,所以,如果旅游业各方面受到很大的打击,对GDP的影响也会十分明显。



昨日(10月16日)晚间,优品360()更是公告,截止到2019年10月13日,多达59间“优品360”零售店于香港近期的社会运动中受到破坏。



周大福、莎莎国际,或许只是香港暴力事件对经济冲击的缩影,这起事件的影响持续漫延,早已危及本土各行各业。



据香港房产中介机构MidlandICI数据,铜锣湾的1087家店中已有102家处于空置状态,空置率达%。而铜锣湾的罗素街于2018年一度超过纽约第五大道,成为全球零售租金最贵的购物街。



由于内地客的销售占比较高,因而拖累香港市场整体销售额下跌%。其中,内地客的交易宗数急剧下跌%。导致集团营业额按年下跌%



可见,在刚刚过去的3个月,周大福的经营压力非常大。数据公布的第二日(10月16日),周大福股价一度暴跌近8%,市值一度蒸发超52亿港元。



2019下半年以来,处于示威风波中的香港零售业,正在面临史上最昏暗的经营环境。财政司长陈茂波公开发表文章表示:



可见,在刚刚过去的3个月,周大福的经营压力非常大。数据公布的第二日(10月16日),周大福股价一度暴跌近8%,市值一度蒸发超52亿港元。



其实,莎莎国际近十年来的牛市、熊市,都与中国内地旅客人数波动密切相关。2009至2014年期间,莎莎国际股价累计涨幅仅1900%。



这一波大牛市的起始点,便是2009年推出深圳户籍居民一年多次往返香港的签证政策,带动了大量代购买家,俗称“水客”前往香港购买化妆品、奶粉等零售商品。



可见,在刚刚过去的3个月,周大福的经营压力非常大。数据公布的第二日(10月16日),周大福股价一度暴跌近8%,市值一度蒸发超52亿港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