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邮箱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邮箱
旧版回顾


南桥到华山医院怎么走

文章来源:妈咪还很纯    发布时间:2019-12-09 19:28:53  【字号:      】

南桥到华山医院怎么走

两次躲过牢狱之灾,是命运对其最后的眷顾。这次之后,坏运接踵而至,他先后两次入狱,罪行皆不涉及暴力,而是偷盗。

春色如许

90年初,大圣退了伍,进了兵工厂造炮弹。这活儿听上去够血性,值得他这种人干上一辈子,在厂里干了3年半,工资从87块涨到107块。

荣鹰带着几个朋友常来大圣的摊位捧场,李胖姐是其中之一,她时不常也帮着操心,规劝大圣专注起来:“你们食材第二天坏了怎么办?冰柜也么(没)买一只。”

一次,因为生产工序问题,大圣被质保主任骂了娘,他一拳打在主任的脸上,干掉两颗牙。打完人他就跑了,厂里四处通缉,8个月后才逮住他,要劳教3年。他姐花3万块弄了个肝病证明,劳教所不收,给他批了个保外就医。

出狱以后,大圣的吉他挂在墙上,一年动不了几回。他把琴挂进小五的房间,犯毒瘾的时候,房间内会传出狂乱的拨弦声,琴弦断得一根都不剩了,小五子就又央求大圣“来点儿货”。

还有几个本地人也常来大圣的摊位喝茶聊天,荣鹰老婆也常帮着招呼客人,用无锡话揽客,有时大伙儿一起待到凌晨才回去。

会见室贴着“少一份埋怨,多一份关心”的标语,可3个姐姐还是失声痛哭,一起用摇头的方式,否定了这个混账弟弟——入狱前,大圣欠了2万赌债,父母前脚刚帮他填完坑,后脚他就因为偷车入了狱。

大圣听明白了前妻的意思——丈人是按失窃金额3000元报的案,一是让他有足够的时间蹲监反省;二是方便女儿办理强制离婚手续。

不一会儿,那个包工头赶过来,见面就骂大圣“吃软饭”,是条看店狗。大圣正拿着刀裁配货单,一刀就捅到了老大的皮带扣上,刀断成了三截。

南桥到华山医院怎么走

2002年夏季,大圣33岁生日刚过,4个月的儿子刚出新牙,丈人刚把生意交给他,这个当过特种兵的胖子就砍了人。

第一次是在丈人的水产店偷钱,儿子周岁当天,所有亲属都坐在酒席上,他独自溜到店里,从保险柜里拿走了5万块货款,赴了朋友的赌局。

语音刚发完,又打来电话,接着骂:“你娘的,这么多年牢坐下来,你老婆小孩还来看过你?人家恨你恨到不得了啦,你还有脸回去啊?人家现在小生活好得很,你突然跑回去,神经病啦……我懒得管你这些事,你把李雪的钱该掏多少掏多少,我老婆跟她处出感情了,我不放心让她跟你这种‘赤佬’了。”

前言在日益完善的司法体制下,除去极少数穷凶极恶的死刑犯,绝大部分被关进监狱的罪犯,在接受惩罚的同时,某种意义上也开启一场漫长的人性回归之旅——他们总是要重返社会的,可能会在任何地方与大家相见。过去两年,我写了不少监狱故事,内容多少会触及到一些过去的阴暗面,读者对此褒贬不一。但无论如何,我坚信大家的看法是一致的——监狱不能成为被文明时代所遗弃的角落。如今,“监狱文明化管理”已不再是一句口号。包括犯人和监狱系统工作人员在内的大部分人,对管理上的进步都有着同样的认可。而在【刑期已满】这个新连载中,我决定写一写身边那些已出狱的狱友们。写作计划其实两年前就设立了。当时我建了两个微信狱友群,一个叫“铁窗挚友”,一个叫“皇家浦口军校”,群友活跃时60余人,眼下常见40余人。这两年里,他们有的自动离群,有的回炉深造,还有出去躲债、就此失联的。群里有一位叫宋军峰的狱友已经身亡。他是徐州沛县人,因刑满后屡次伤害亲人,被绝望的父亲用铁锹杀死了。当地的新闻刚发出不久,就被人转到了狱友群。报道中描述的宋军峰暴躁专横,说他刑满回家之后常因琐事殴打亲属,母亲被他打断了肋骨,奶奶被打断了锁骨,三叔的头也被砍破。我也跟他曾在同一个监舍相处了约3个月,他很瘦弱,因进过少管所,也比一般的年轻犯人更“懂规矩”。关于他的新闻令我很惊讶,也让我在心中顿生出一种可怕的陌生感——我实在无法想象,他的人生究竟是经历了怎样的裂变,才会在终于走出了铁门后,仍然无法在家庭中寻得安定。我真想写一写他,坐下来和他好好地聊一聊,凭借过往相同的牢狱经历,我有信心让他坦露心扉……但很遗憾。所以,我从没设想过【刑期已满】会是一部怎样的作品,我只是想单纯地写写他们,趁着微信群还有40多个人,趁着一切都为时未晚。

那次入狱期间,荣鹰可怜一个做贼的牢饭吃不饱,隔段时间就将家属送进来的方便面给那贼。那贼比他先出狱,等他出来时,拎着个大编织袋来接他,一见面就说:“我在这儿等了你3天了,再不出来就去给你上大账了(给犯人在监狱的户头上存生活费)。”

2018年10月,我又去找大圣。他对我说,自己也知道回去见前妻没意义了,但他又说,如果以后发了财,他还是想去见见儿子的。离婚时,儿子3岁,如今已经16了。

等人又进去了,3个姐姐来会见时,他又听见了一个截然不同的版本:前妻当了结婚的“三金”和儿子的百日金锁,又四处借了高利贷,才帮他填平了部分窟窿。但丈人已经报警了,非要告他蹲监,前妻帮他求情,才把涉案金额缩小至3000元。

2015年10月,大圣出狱,在监狱门口,被人放了鸽子。本来监狱里有个“大哥”答应在他出来之后,给他一份“背货”(运毒)的差事,一趟活2万——这种卖命钱着实是下下策,但大圣需要钱,他计划好了,干这活起码能弄到50万——可等来等去,“大哥”都没出现。

落月追风

荣鹰给他发来语音:“房东看我面子,从来只收你一半租金,现在提前收房。餐车是那个女人出的钱,我代为保管。你怎么来无锡的,就怎么滚回你的老家。”

薰衣草之永远的约定

其实大圣出狱前,3个姐姐们还是打算把他这唯一一个亲弟弟接回老家的。但大圣让她们都别来,说这一次他想先混好了再回去。

至尊之上

当时大圣也已经在出租屋里收拾行囊了。他盘算着,等着把自己亲手设计的餐车和夜市摊位转手,买了“三金”和金锁,就回老家去见一次前妻和儿子,体面地道歉,让娘俩看他一副浪子回头金不换的模样。

大圣急了——他知道“抢劫”自己地盘的人是那个卖杂鱼的瘦子,一个做夜市填赌债的王八蛋。人家是本地人,也混过,常常带七八号同伙在夜市横行,凑人头摆阵势,他已占了个好摊位了,显然是想趁着生意红火再弄一个。

可荣鹰却认为大圣一直活在梦里,那段时间,他也去过出租屋一次,始终在门口踱步,看见餐车上贴着转让电话,失望透顶,转身离开了。

女人们来自天南海北,都是进城苦钱的庄稼人,见大圣这幅富态面孔,笃信他是个落魄的老板,纷纷贴靠上来。大圣鼓动女人们投资创业,说自己考察了上马墩区域,餐饮业可日赚千元。有两三个女人心动了——她们都有家,但人过中年,日子过淡了,事也看淡了,乐意寻些新鲜劲儿。大圣耐住性子,“考察”了一番,“哪个是能干的,哪个是想跟我搞婚外情的,可得分析清楚”。

南桥到华山医院怎么走

2016年底,美食摊日营业额突破800,还有人花2万加盟,大圣就帮他设计了辆一模一样的餐车。生意有了起色,大圣就想扩大经营——主要也是受了斜对面羊肉店的刺激,“生羊肉28,烧熟了能卖98”。

好在大圣脑筋活络,善于结交人脉。虽在他陕西长大,但继承了父母的东北口音。他因偷车获刑10年6个月,在狱中却常常用东北腔吹嘘自己入狱前的人生,什么当特种兵、造炮弹、砍人、娶白富美……给我们勾勒出一幅幅壮烈的江湖画卷。没人计较故事的真伪,大伙儿听完,派支烟过去,权当听书的酬劳。他双手接过,将烟一个根根捋直,小心翼翼地放入一个废弃的烟盒里。

大圣听明白了前妻的意思——丈人是按失窃金额3000元报的案,一是让他有足够的时间蹲监反省;二是方便女儿办理强制离婚手续。

后来,荣鹰把这贼介绍到朋友开的厂里,可这位狱友却戒不掉心瘾,又从仓库偷走不少东西。等荣鹰再接到消息,就是收到从监狱里寄来的信了。荣鹰没回信,也没生气,还有点想念这个狱友。

两人的交情往前数,还是在十几岁时,13个小兄弟就统一着装,穿着喇叭裤、背着军挎,自封“十三太保”。一群坏孩子,抽8分钱的“羊群”,引着十几个姑娘舔蜜似的黏在身后。学校旁的麦地中间有栋土房,偶尔没人,把锁撬开,就是大伙的根据地。农民有时回来了,所有人就躲进齐肩高的麦子里。等农民离开,再回到土房,接着弹吉他,弹《爱的罗曼史》——大圣后来能混上监狱里的文艺队,全靠当年的“童子功”。

听完骂,大圣呆呆地坐在出租屋门口,坐到凌晨两三点,房东才拎着钥匙来开门,“荣鹰讲了,那个女人帮你求情,你该收拾东西收拾东西,该滚就滚。钱什么的,她一分不要”。

出狱以后,大圣的吉他挂在墙上,一年动不了几回。他把琴挂进小五的房间,犯毒瘾的时候,房间内会传出狂乱的拨弦声,琴弦断得一根都不剩了,小五子就又央求大圣“来点儿货”。

他的口袋里,只有一张《刑满释放证明》和960块钱——如果不是每月被强制存的10元钱,这8年他可能连这点钱都存不下——但这点钱又能把他送到哪里呢?

玄幻武侠

语音刚发完,又打来电话,接着骂:“你娘的,这么多年牢坐下来,你老婆小孩还来看过你?人家恨你恨到不得了啦,你还有脸回去啊?人家现在小生活好得很,你突然跑回去,神经病啦……我懒得管你这些事,你把李雪的钱该掏多少掏多少,我老婆跟她处出感情了,我不放心让她跟你这种‘赤佬’了。”

夜色撩人 夜色罂粟

小五子同意了,大圣给他打了800块车票钱。结果人来了就犯瘾,天天求大圣找货。大圣把小五子关进小屋戒毒,门不上锁,就一句话:“只要出了这门,各走各的。”

南桥到华山医院怎么走

当时大圣也已经在出租屋里收拾行囊了。他盘算着,等着把自己亲手设计的餐车和夜市摊位转手,买了“三金”和金锁,就回老家去见一次前妻和儿子,体面地道歉,让娘俩看他一副浪子回头金不换的模样。

小五子打电话给大圣,说自己难受又没钱,让大圣打100块钱。大圣说:“难受没有,要是买车票过来打工,钱给你。”

会见时间规定半小时,3个姐姐提前10分钟就走了。从那以后,再也没人来看过大圣,他正式成了一名“三无人员”(无会见、无书信、无邮包)。这样的犯人是监狱里最蹩脚的人——哪里都欺穷,高墙之内更是如此。

不一会儿,那个包工头赶过来,见面就骂大圣“吃软饭”,是条看店狗。大圣正拿着刀裁配货单,一刀就捅到了老大的皮带扣上,刀断成了三截。

可荣鹰却认为大圣一直活在梦里,那段时间,他也去过出租屋一次,始终在门口踱步,看见餐车上贴着转让电话,失望透顶,转身离开了。

2002年夏季,大圣33岁生日刚过,4个月的儿子刚出新牙,丈人刚把生意交给他,这个当过特种兵的胖子就砍了人。

他的口袋里,只有一张《刑满释放证明》和960块钱——如果不是每月被强制存的10元钱,这8年他可能连这点钱都存不下——但这点钱又能把他送到哪里呢?

眼下,他需要立刻租房、然后找一份工作。荣鹰帮他从熟人那儿要了一个房间,工作可以慢慢找,租金不急。大家都仁至义尽,大圣挑不出什么理。

几天后,在上马墩夜市口,六七辆车横在路上,二十几个“王八蛋”下车,坐在杂鱼瘦子的摊位上,一人点10碗小杂鱼面。瘦子惧了,弓着背过去,请教哪件事没做妥当,得罪了诸位大哥。众人只问他小杂鱼面能不能上、几时能上。瘦子怂了——这200来碗小杂鱼面,得从夜市做到早市。

90年初,大圣退了伍,进了兵工厂造炮弹。这活儿听上去够血性,值得他这种人干上一辈子,在厂里干了3年半,工资从87块涨到107块。

南桥到华山医院怎么走

南桥到华山医院怎么走

两人的交情往前数,还是在十几岁时,13个小兄弟就统一着装,穿着喇叭裤、背着军挎,自封“十三太保”。一群坏孩子,抽8分钱的“羊群”,引着十几个姑娘舔蜜似的黏在身后。学校旁的麦地中间有栋土房,偶尔没人,把锁撬开,就是大伙的根据地。农民有时回来了,所有人就躲进齐肩高的麦子里。等农民离开,再回到土房,接着弹吉他,弹《爱的罗曼史》——大圣后来能混上监狱里的文艺队,全靠当年的“童子功”。

最后,他挑了一个云南女人,叫李雪,比大圣小3岁,微胖,面目浮肿,双手长满冻疮。有一个病怏怏不挣钱的老公和一个胖得不成形的儿子,都在老家。

大圣听明白了前妻的意思——丈人是按失窃金额3000元报的案,一是让他有足够的时间蹲监反省;二是方便女儿办理强制离婚手续。

那段时间大圣捡了一只流浪猫,公的,名字取得霸气,叫豹豹。豹豹吃了十几天的羊蛋,忽然发情了似的,在冬夜里的叫声赛过春天。后来有一天,猫忽然就跑了,再没回来。

女人们来自天南海北,都是进城苦钱的庄稼人,见大圣这幅富态面孔,笃信他是个落魄的老板,纷纷贴靠上来。大圣鼓动女人们投资创业,说自己考察了上马墩区域,餐饮业可日赚千元。有两三个女人心动了——她们都有家,但人过中年,日子过淡了,事也看淡了,乐意寻些新鲜劲儿。大圣耐住性子,“考察”了一番,“哪个是能干的,哪个是想跟我搞婚外情的,可得分析清楚”。

大圣将信撕成两半,丢在地上,径直回到住所。他发现出租屋的防盗门竟然被上了链条锁,停在楼下的餐车也不见了。

一次,因为生产工序问题,大圣被质保主任骂了娘,他一拳打在主任的脸上,干掉两颗牙。打完人他就跑了,厂里四处通缉,8个月后才逮住他,要劳教3年。他姐花3万块弄了个肝病证明,劳教所不收,给他批了个保外就医。

南桥到华山医院怎么走

一天晚上,大圣去找荣鹰,委托他转告房东,房子租到月底。荣鹰开门后没让大圣进屋,关了防盗门,站在弄堂里,问他啥事。

那一年8月2号晚,我放弃了最后一餐,去水房砸碗,看见大圣正在洗衣服——为了两个月后出去有活干,大圣几乎成了“大哥”的洗衣工。我站在垃圾桶旁边,将自己用了7年的白色塑料碗高举过头顶,重重摔下,碗着地后又弹了起来,直接蹦进了大圣的洗衣盆。

出来后没多久,荣鹰就又在盗版音像制品上栽了跟头——他办了个音乐网站,因侵犯著作权罪获刑3年。而这次出来时,在监狱门口撞见大圣,他还是觉得,能帮就要帮:“别说一起处了3年的牢友,哪怕小猫小狗也有点感情吧?”

那时候,小六子跟发廊妹还有一个小白脸一起,玩了几个月,小白脸先死了。第二个礼拜,小六子也死了。轮到发廊女死在房间里时,摇篮里还有个孩子,可能还不到一岁。当时是夏天,等他们被外人发现的时候,孩子的尸体都干了。小六子的骨灰,大圣都不确定有没有人去领。

本来他觉得好歹会有一两个人能帮衬他,可眼下连自己该去哪里都不知道。他在监狱门口的饭店里借了手机,打通了我留的电话。我请他吃饭,让他在我家留宿了一晚,第二天还带他买了部手机,教他用微信,在网上找工作。

小五子同意了,大圣给他打了800块车票钱。结果人来了就犯瘾,天天求大圣找货。大圣把小五子关进小屋戒毒,门不上锁,就一句话:“只要出了这门,各走各的。”

大圣说了来意,只听到荣鹰撂下一句“再会”。大圣有些落寞,他经过荣鹰家的窗口时,荣鹰丢出来一封信。信是还在监狱里的狱友们写的,区长还带头写了一段:

南桥到华山医院怎么走

大圣憋不住委屈,说摊位被“赤佬”抢了。荣鹰查问几句,心里有了数,“夜市摊上哪有几只狠犬,不过是一群蹩脚的东西”。

那时候,小六子跟发廊妹还有一个小白脸一起,玩了几个月,小白脸先死了。第二个礼拜,小六子也死了。轮到发廊女死在房间里时,摇篮里还有个孩子,可能还不到一岁。当时是夏天,等他们被外人发现的时候,孩子的尸体都干了。小六子的骨灰,大圣都不确定有没有人去领。

2018年10月,我又去找大圣。他对我说,自己也知道回去见前妻没意义了,但他又说,如果以后发了财,他还是想去见见儿子的。离婚时,儿子3岁,如今已经16了。

我俩在同一个监区朝夕相处了3年,但大圣很少认真说自己以前的事。他抽烟时喜欢转动手臂,滚圆的右臂上有一个用雪茄烫出的疤,比硬币稍大,形成一个溜光润滑的凹洞。

荣鹰在马路上一边抽烟一边等大圣,烟还没抽完,“狗X的就出来了”。大圣解释说,坐牢把身体坐坏了,幸好自己是娶过老婆生过孩子的人,不然多招女的嫌弃。

那时候,区长因参加创业大赛得了奖,监狱颁给他一块脸盆大的荣誉铁板。大圣也跟着激动,四处宣传说区长申报了一个能挣大钱的专利——热水壶口加个装置,能倒出恒温开水,“全国有20亿个热水壶,一个壶挣1块钱,就是20亿的大项目!”大伙儿听了啧啧称赞,但转头一想:热水壶里倒恒温开水,有什么鸟用?

90年初,大圣退了伍,进了兵工厂造炮弹。这活儿听上去够血性,值得他这种人干上一辈子,在厂里干了3年半,工资从87块涨到107块。

南桥到华山医院怎么走

当时大圣也已经在出租屋里收拾行囊了。他盘算着,等着把自己亲手设计的餐车和夜市摊位转手,买了“三金”和金锁,就回老家去见一次前妻和儿子,体面地道歉,让娘俩看他一副浪子回头金不换的模样。

生意红火,除了大圣的设计天赋、抢来的好摊点、朋友们的帮衬,还有最重要的一项,就是李雪太勤快,炒饭把胳膊都炒肿了。

荣鹰却告诉他:“老婆已经不是你的老婆,孩子也不是你的孩子了。你就踏踏实实找个工作糊口,过去的事,该翻篇就翻篇。”

在里面的时候,大圣偷偷用铁丝扎过一把玩具枪——这事儿要是被狱警发现,可不得了——他却双手背在身后,抖着腿,嬉皮笑脸地对我说:“本来想再扎一把,双枪李向阳,人挡杀人,佛挡杀佛,厉害吧!”

会见室贴着“少一份埋怨,多一份关心”的标语,可3个姐姐还是失声痛哭,一起用摇头的方式,否定了这个混账弟弟——入狱前,大圣欠了2万赌债,父母前脚刚帮他填完坑,后脚他就因为偷车入了狱。

听完骂,大圣呆呆地坐在出租屋门口,坐到凌晨两三点,房东才拎着钥匙来开门,“荣鹰讲了,那个女人帮你求情,你该收拾东西收拾东西,该滚就滚。钱什么的,她一分不要”。

在里面的时候,大圣偷偷用铁丝扎过一把玩具枪——这事儿要是被狱警发现,可不得了——他却双手背在身后,抖着腿,嬉皮笑脸地对我说:“本来想再扎一把,双枪李向阳,人挡杀人,佛挡杀佛,厉害吧!”




()

附件:

专题推荐


综漫之最强反派 收录技术清看源码底部

请勿用于非法用途,否则后果自负,一切与程序作者无关!